据央视财经报道,目前,美国已发现1060例由“拉姆达”毒株引起的病例。日本在7月也确诊首例感染“拉姆达”毒株的新冠肺炎病例。除了美国、日本以外,根据世卫组织今年7月份的数据:自去年8月在秘鲁最早被发现以来,“拉姆达”毒株已在约30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尤其在智利、秘鲁、厄瓜多尔等南美国家传播明显加快。
  “实际上,新冠肺炎病毒一直在变异,有的传播不出去,有的变成了优势毒株,比如德尔塔。”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对健康时报表示,目前尚未有足够的数据表明“拉姆达”毒株是否传染性更强,但是毒性明显增加却已经证实。
  病毒的变异是一种常态。变异的规律尚在研究中,目前我国针对“德尔塔”毒株的疫苗研究也在全面推进中。张伯礼表示,疫苗仍是对抗病毒的一个有效手段,他也坦言,跟病毒变异相比,疫苗仍属于被动的“追着病毒跑”。“希望我们可以出动出击,积极研究病毒演变规律,研制出更加广谱的疫苗。”
  病毒不断变异,出现“免疫逃逸”,突破疫苗防护的情况下,应该如何应对?
  “病毒是通过人来起作用,按照中医治未病的理论,首先,大家要做好自身的防护。过去我们采取的早发现、早治疗、早隔离以及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勤洗手、勤通风等有效的措施应该坚持。”张伯礼说道,“另外,我一直在讲中医更关注病毒感染人体后出现什么症状,形成证候的特点,从而采取辩证论治的方法治疗。针对感染德尔塔病毒后的证候特征,是湿毒蕴肺,兼挾暑温,临床表现发热高、喘憋重、进展快,舌苔腻、脉濡多见,无症状者少、转阴慢。目前中医采用宣肺化湿、淸暑解毒治则,治疗效果也是较好,特别对重症患者总结了通腑泻热、厥逆治早等有效的治法。也可以说对病毒变异,中医药是以不变应万变,这也是中医药的可及性殊为宝贵。”
  8月7日下午,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建康委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副组长刘清泉称,对于德尔塔毒株引起的新冠肺炎患者,中医治疗方面,仍然参考国家第八版诊疗方案中“三药三方为代表的中医方案”,即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血必净注射液、清肺排毒汤、化湿败毒方、宣肺败毒方。
  张伯礼认为:“国家第八版诊疗方案中的中医方案依然有效,但是有些症状变了,用药也进行了相应调整,增加一些祛湿、解毒、清暑的药物比重,目前看多地报告治疗效果较好。”
  目前,因为新冠肺炎流行20个月了,病毒又是不断变化,也导致出现了一些焦躁的情绪,一些专家提倡“群体免疫”和“社会开放”,一些国家也正在放松政策。“真正的群体免疫只是一种远景,现在还远远没到完全放开的时机!”张伯礼说道,“现在国外有一些城市已经放开了,但放开了不等于群体免疫了,已经放开的国家有的又出现了第4波疫情的高峰。我国人口众多,既使较低的死亡率也难以承受,所以我们还要慎重对待。”
  张伯礼表示,目前,抗疫正处在相持的阶段,急燥不得,还要坚持“外防输入、内防感染”方针,坚持严格隔离和有效的防控措施以及中西医结合的治疗原则。一年多来,几次局部暴发都是防控懈怠所致。“现在正是人和病毒相持的阶段,避免急躁焦虑情绪,克服急功近利的思潮,性命至上,举国同心,共克时艰,要再坚持一下,风雨过后才有彩虹。”(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