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医疗救治中,中医药的广泛应用和取得的显著临床疗效,使其价值逐渐被国内和国际社会了解与肯定,以连花清瘟为代表的一批中药正在加速“走出去”。
    近日,新华社发布题为《科威特民众称赞中药防治新冠肺炎疗效》的英语、阿拉伯语报道,称中药连花清瘟在科威特因翔实证据和确切疗效,受到当地专家民众好评。该报道被人民网、中国日报、MenaFN等中外媒体广泛转载。
    这不是连花清瘟第一次出现在海外民众的视野中。疫情暴发以来,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相关研究成果与案例频繁刊登于国内外主流媒体,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
    中医成果 国际认可
    2020年3月,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杨子峰教授课题组在药理学界主流期刊《药理学研究》(Pharmacological Research)发表了《连花清瘟对新型冠状病毒具有抗病毒、抗炎作用》的论文,证实连花清瘟通过抑制病毒复制、抑制宿主细胞炎症因子表达,从而发挥抗新冠病毒活性的作用,为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应用提供了实验依据。该论文被《药理学研究》评选为2019/2020年度全球优秀论文奖,也是该期刊评选出的全球唯一关于新冠肺炎研究的优秀论文。
    2020年5月,由中国工程院钟南山、李兰娟和张伯礼三位院士联合23家新冠肺炎收治医院共同参与,发表在欧洲权威杂志《植物医学》(Phytomedicine)的“中药连花清瘟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前瞻性、随机、对照、多中心临床研究”结果显示,在常规治疗基础上联合应用连花清瘟胶囊口服14天可显著提高新冠肺炎发热、乏力、咳嗽等临床症状的改善率,明显改善肺部影像学病变,缩短症状持续时间,提高临床治愈率,遏制新冠病情恶化。这是全球范围内针对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首个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被认为是该研究领域的里程碑。
    今年1月,厦门大学药学院吴彩胜教授联合海军军医大学柴逸峰教授团队在连花清瘟胶囊防治新冠肺炎的药理活性成分和机制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研究成果《基于人体暴露和ACE2生物色谱筛选传统中药连花清瘟胶囊的抗新冠肺炎药理活性成分》在药学顶级期刊《药学学报》(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B)发表。实验结果表明,在多次给药后的人体内鉴定出连花清瘟86个相关成分,并选择小部分成分通过SPR分析验证了ACE2结合能力,成分苦杏仁苷、野黑樱苷、甘草酸、连翘苷A、连翘苷I、大黄酸、芦荟大黄素等都与ACE2有结合亲和力。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成分不仅显示出对ACE2的良好亲和力,而且通过计算机辅助对接结果证实可以有效地结合在ACE2和S蛋白复合物的接触表面上,这些ACE2结合成分可能通过有效影响ACE2和S蛋白之间的结合而抑制新冠病毒(SARS-CoV-2)。这项研究成果是连花清瘟胶囊人体体内成分研究信息的首次阐述,为其抗新冠肺炎的药理活性成分和作用机制研究提供了化学和药理学理论依据,是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实验研究和临床证据的延伸。
    中医经验 世界共享
    随着研究证据地不断积累,连花清瘟等中药也在国际上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公司专家团队与美国、加拿大、泰国、秘鲁等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举办了数十场远程学术交流会议,向世界分享中医药抗疫经验。
    在中国驻外各使领馆多次向海外同胞发放的“健康包”和“春节包”中,连花清瘟也是口罩、消毒液等防疫物资外的标配。
    根据以岭药业发布的公告,截至目前,连花清瘟胶囊已经在全球21个国家和地区注册上市,足迹覆盖加拿大、俄罗斯、菲律宾、科威特等国。除中国外,连花清瘟还分别在科威特、蒙古获批新冠适应症;在乌兹别克斯坦,连花清瘟入选了卫生部发布的抗疫药品白名单。
    连花清瘟胶囊菲律宾代理商、菲律宾群岛国际贸易公司董事长林美智(OliviaLimpe Aw)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中医药的独特优势。中医药两千多年的发展历史,为人类应对各类疾病挑战提供了强有力的治疗方案。
    林美智说,连花清瘟胶囊作为首个在菲律宾获批的传统中药,将是对菲律宾民众巨大的帮助。“中医药安全有效、质优价廉,是我们打赢新冠肺炎疫情战役的希望。”
    世卫组织卫生紧急项目技术负责人玛利亚·范凯尔克霍弗(Maria VanKerkhove)在新闻发布会上多次表示,中国的疫情防控经验和基于事实的应对措施,值得世界各国学习。
    中药疗效 海外盛赞
    随着“走出去”的步伐加快,中医药的海外拥趸也在日益增多。印度尼西亚发行量最大的《罗盘报》(Kompas)近日报道,前印尼国民军总司令佐科·苏延多(Djoko Suyanto)应用包括连花清瘟胶囊在内的药物,成功治愈了包括其家庭成员和雇员在内的13名新冠肺炎阳性患者,在新增确诊病例屡创新高的印尼引发民众关注。
    津巴布韦最大且最具影响力的日报《先驱报》(Herald)资深编辑哈特雷德·泽内加(Hatred Zenenga)1月在该报刊文,分享了自己确诊新冠后的经历。泽内加说,正是朋友从中国带回的连花清瘟胶囊,为他带来了希望。“连花清瘟起的作用是决定性的(the game changer),服药没几天,我的症状就出现了好转。”
    菲律宾第二大电视台——GMA电视新闻网2020年8月报道了前曼达卢永市市长、现任大岷发展署署长的本杰明·阿巴罗斯(Benjamin Abalos Jr.)服用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经历。阿巴罗斯在新闻中向记者表示,在新冠核酸检测呈阳性后,他开始出现相关症状,发热伴随着全身疼痛。阿巴罗斯的朋友,菲参议员邦邦·马科斯(Bongbong Marcos)及时为他送来了连花清瘟,最终帮助他康复出院。
    “你知道吗?在服药后的第二天,我就出了很多汗,像是洗了个澡。然后我感觉自己像个超人,关节不疼了,也不发烧了,所有症状都消失了,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阿巴罗斯对着镜头说道,激动和兴奋溢于言表。
    哈萨克斯坦著名主持人、企业家迪娜拉·萨赞(Dinara Satzhan)则先后两次在她的社交媒体账号向120万粉丝分享了她对连花清瘟的推荐。在去年7月发布的一条视频动态中,她告诉粉丝自己被确诊了新冠肺炎,并正在服用从中国带来的连花清瘟进行治疗:“在服药后的第二天,乏力感减弱了,嗅觉和味觉开始恢复,全身的酸痛也得到了缓解,感觉好多了。”
    在最近发布的一条新动态中,她欣喜地向粉丝们分享了连花清瘟胶囊在哈萨克斯坦获得进口许可的消息。“上网看看中国是如何成功应对新冠疫情就知道了,应用连花清瘟是他们的秘诀。”萨赞说道。(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