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中医药,博大精深,美妙神奇。为医者,济世之道,善治疑难皆为良医。余行医五十载,遍及城乡,老壮妇幼,尽皆楼诊,涉足中医各科,临床心得,感受颇多。然病者身患疑难杂症,多处求医,久治不愈,及苦难言。一旦治愈,甚赞中医。古人云:一方不能治万病,而万病必治有一方,勤于探索,自成验方。现将个人所见疑难案例,举隅几则,浅谈心得,求证于同道。
  一、“消斑丸”治疗白癜风
  1.药物组成:白蒺藜300g、桑椹子300g、墨旱莲200g、补骨脂200g、制首乌200g、女贞子200g、丹参150g、菟丝子150g、白附子100g、甘草60g、蜜糖X。
  2.制备及服法:按中药蜜丸制剂法制备,烘干,装瓶备用。每次服9g,早晚各服1次,儿童酌减,连服2个月为一疗程。
  3.功能:养阴活血,消斑黑发。
  4.禁忌:勿食羊肉、鹅肉、虾、蟹、草鱼、韭菜等辛辣发物为宜。
  5.典型医案:吕某 男,43岁,干部,于1969年4月面部患白癜风,左眉皆白,左脸部及口唇沿边白斑,某部队医院确诊为白癜风,先后到海南、广州、上海等一些大医院治疗,均无疗效。于1976年9月从报刊上获得信息,到我处求治,经治疗一年余,白斑消退,眉毛转黑,个别斑块愈后有色素斑点。愈后15年询问,效果稳定,未再复发。
  按:白癜风是一种常见的顽固性皮肤病,为局部性皮肤色素脱失斑,其发病现代医学尚未确定。国外一些学者认为本病的发生,可能与神经精神因素、外界刺激因素、自体免疫、遗传有关,目前尚无理想的治疗方法。其发病无特殊部位,面颈、躯干、四肢均可发生,常以头部发病为常见。症状表现为皮肤出现单个或多个形状不一,大小不等,边缘清楚的白色斑块,表面光滑,不痛不痒,逐渐扩大,斑内毛发变白。而皮肤知觉,分泌等功能均无异常。本病损人容貌,不雅外观,给患者精神上带来很大痛苦,且较难治愈。祖国医学称为“白驳风”,早在2100多年前,就本病有所记载:如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医方帛书在《五十二病方》篆文中记有“白处”的皮肤色素消退的皮肤病。以后隋代名医巢元方在《诸病源候论》书中记叙白癜风是“面及颈项、身体、皮肉色变白,与肉色不同,亦不痒痛”,并提出“此亦是风邪搏于皮肤,气血不和所生”的中医病因观点。由此可见祖国医学对白癜风的认识很早,先于西方之医学界。
  笔者从事皮肤病白癜风的研究多年,经临床证实,服用“消斑丸”能够消除白斑,恢复正常肤色,而且疗效稳定。方中以白蒺藜为君,祛风疏肝,除斑,配桑椹子、墨旱莲、何首乌,滋阴养血,乌须黑发。佐补骨脂、菟丝子、女贞子、丹参,补养肝肾,祛风消斑,加白附子活血温中,甘草调和诸药,共奏活血养阴,滋益肝肾,祛风消斑,黑发悦颜之功效。临床治疗白癜风还配用外搽剂“白驳散”,促使白斑消散。
  二、加味四逆散治疗慢性胰腺炎并囊肿
  1.组成:柴胡10g、枳实10g、芍药10g、蒲公英15g、半枝莲20g、银花15g、连翘10g、佛手10g、醋延胡索10g、川楝子10g、白豆蔻9g、甘草6g。
  2.用法:水煎服,每日一剂,分早晚2次服。
  3.适用症状:胰腺炎,腹痛腹胀,胸肋痞满,欲呕恶心,泻利不畅者。
  4.禁忌症状:胰腺出血者慎用,勿饮酒。
  5.典型医案:钟某 男,46岁,湖南省新晃侗族干部。于2008年2月,因腹痛、腹胀严重,经当地县、省医院检查确诊为胰腺炎并囊肿,住院及门诊治疗几个月效果不佳,终日腹痛腹胀,欲恶而纳少,多处求治。于2008年5月慕名来我处求诊,余视病者:面黄无华,形体消瘦,神倦乏力;腹痛、腹胀,痞满拒按,胁肋不舒,欲呕而纳少,四肢凉而不温,口苦而粘,大便薄而不利,小便黄浑,观舌苔薄黄而腻,脉象沉弦。验血报告:淀粉酶及谷丙转氨酶偏高,CT检查为:胰腺炎并胰尾囊肿。
  中医辨证:乃为肝郁气滞,克伐脾土,气机不畅所致腹痛、腹胀。投前方20剂,嘱患者回家服药治疗及有关禁忌事项,病者回湘后,服药一周即电话告知,腹痛已止,呕恶平止,胸胁舒适,欲思饮食,仍见腹胀便薄,续服前方,一月后诸症皆平,到医院检查化验,淀粉酶及谷丙转氨酶正常,CT检查胰腺正常,囊肿缩小,患者非常高兴,要求再服药消除囊肿。余仍以前方,减川楝子、延胡,加泽泻15g、猪苓10g,续服一月后再行CT检查,囊肿消失,纳食增加,大便正常、皆无不适。致诗感谢“今生有幸遇名医,神药妙方现奇迹,扁鹊华佗惊赞许,医术泽润除痛疾。至今四年后询访,未再发,身体健康。
  按:本方主治肝郁气滞,肝脾不和所致诸证,屡试屡效。西医胰腺炎为常见急腹症,属中医“腹痛”“腹胀”范畴。乃因肝郁气滞,克伐脾土,肝脾不和,消化失常,气机不利而致,腹胁疼痛,胀满尤重。呕恶,其四肢发凉,神倦乏力,乃为脾阳不振,阳气不能温煦四肢所致。方中以柴胡为君,入肝辛散,舒畅气机,透邪解郁,配枳实苦降,行气散结,下气泄热,二药相合,升清阳降浊阴,和解表里,疏肝理脾。芍药柔肝敛阴,佐佛手、川楝子、延胡以强缓急止痛,疏肝消滞之功。白豆蔻芳香化浊,降酶消胀,以助和胃调气,佐半枝莲、蒲公英、银花、连翘以解毒清热,凉血消肿之功能。使甘草调中益气,诸药相合,共奏疏肝理脾,解郁清热,缓急止痛,化浊通利之功,乃为治疗急腹症胰腺炎腹痛之良方。
  三、桂枝汤加味治疗自汗
  1.组成:桂枝15g、白芍15g、黄芪30g、炒枣仁20g、煅牡蛎30g、龙骨30g、浮小麦20g、大枣10g、炙甘草6g。
  2.用法:水煎服,每日一剂,分早晚2次饭后服。
  3.适应症状:自汗、多汗、经久不愈者。
  4.禁忌症状:风热感冒者勿用。
  5.典型医案:王某 男,40岁,广东深圳市私营企业家。患者从2005年夏天开始,一直自汗、多汗,四季如故,无论上下楼活动、吃饭进食,都大汗淋漓,体胖易倦。经深圳多家医院体检、化验正常。B超报告轻度脂肪肝,余无症状,前后服中西药皆不能止汗。于2007年5月来我处就诊,视其面白体胖,额头及颈皆见汗出,背部衣透汗痕,口渴欲饮。自述在空调房室内低温则不出汗,平常一年四季,动则出汗,每天吃饭时都汗透颈背,常有心烦气燥,神倦思卧,喜饮凉茶,大便干结。观其舌胖苔薄,有齿痕,脉象浮缓。
  中医辨证:为气虚肺卫不固,腠理疏松而自汗。汗为心液,汗出太多,心阳受损,神志受扰,则心烦气燥,思卧而神倦。投前方服一周以观效果。病者服药七天后就诊,言汗出减少,心烦平,神倦乏力有好转,守原方再服二周,则自汗止,诸症皆安,至今询访,不再有自汗,患者满意。
  按:人体阴阳、气血、营卫在平常是相互协调的,“阴在内,阳之守也,阳在外、阴之使也”“营行脉中,卫行脉外”。自汗当为阳气虚,卫表不固,腠理疏松,阴液不藏则汗自出。阳气不能充肌肤实腠理,营阴不能养体,故神倦,汗为心之液,汗出过多则心气受损,故心烦气燥而不安。法当调和营卫,益气固表:敛汗潜阳,以安心神。桂枝汤为《伤寒论》之第一方,历代医家对其无不推崇备至。余依“自汗出身重、多眠睡”,用桂枝汤的理论,以桂枝汤加味治疗表虚自汗。方中以桂枝为君,辛温通阳,调整卫气;白芍益阴和营,两药等量,相伍调和营卫之气。配黄芪益气固表,充腠理,实卫表;酸枣仁养心敛汗,佐牡蛎、龙骨潜阳滋阴,敛汗宁神,治营卫不调。浮小麦固表止汗;甘草、大枣甘柔滋脾,和中益气,助桂芍调和营卫。诸药合用益气固表,调和营卫,敛汗潜阳,养心健脾,充肌表固腠理,故止汗如神。
  四、蒲花解毒汤治疗浸淫疮
  1.药物组成:蒲公英10g、紫花地丁10g、金银花10g、黄芩6g、连翘6g、泽泻6g、赤芍6g、生地6g、土茯苓6g、板蓝根6g、地肤子6g、甘草5g。
  2.服法:水煎服,早晚各服一次。
  3.外用处方:苦参25g、蛇床子20g、百部20g、文蛤20g、土茯苓20g、虎杖20g、千里光15g。
  4.用法:纱布包煎水,泡洗患处,每日1~2次。
  5.禁忌:勿食羊、鹅、狗肉,虾蟹、海鲜等食物。
  6.典型医案:丘某 男,9岁,学生,于2011年4月25日就诊。主证:双手掌、指起小红疱疹、发痒,抓破流水,糜烂,引起掌、指面脱皮。后肛门、臀部处亦发疱疹,奇痒、糜溃一月余。先后到深圳市内多家医院诊治,以手癣感染用药,内服消炎、抗真菌类药物,外涂克霉唑、红霉素等软膏皆无效,症状加重而求中医治疗。
  辨证:浸淫疮。治则:清热利湿,祛风止痒,投上方内服外洗一周后以观效果。
  复诊:2011年5月3日。症状:双手掌面糜烂、脱皮已愈,只有少数疹点未消失,臀部糜烂皆好,仅留几个小瘾疹点,患者家属皆称奇效。守方再服用一周后而治愈,至今回访末再复发。
  按:“浸淫疮”乃由风、湿、热邪侵袭,滞于肌肤而发。初见患处皮肤潮红、肿胀、瘙痒,继而有丘疱疹、水疱、糜烂、渗液、结痂、脱屑等症,若治疗不当可形成迁延难愈。属现代医学“湿疹”重症之候,非“癣毒”之症。然用上方治疗,清热利湿,排毒祛风治疗得当,乃可治愈。
 
作者筒介:
  舒友艺 男,中共党员,湖南芷江人,主任医师,一级著作家。曾任湖南省怀化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主任、保健科长、医保办主任等职。现任广东省深圳市和顺堂坐诊专家,世界教科文卫组织专家成员,中国药文化研究会学术部专家委员,中国国学研究员兼客座教授,中国中医药学会难治病研究专家委员,世界华人医学联合会常务理事,国际华夏医药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保健》杂志常务编委。从医40多年,参编著书6部,先后在国内外医学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其中有24篇论文获奖。其医学成就和传略被辑入《中国名医列传》《中国当代中西医大辞典》《世界华人当代名人辞典》《中国当代医药界名人录》《东方之子》《共和国专家成就博览》等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