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血是临床常见病,一般由多种肛门疾病引起,但出血量少而容易鉴别。而肠内大面积溃疡并出血量多经久治不愈的顽症则临床少见。笔者用中医辨证治疗本病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报告如下。
  一、临床资料
  本组两例均为男性,年龄:19岁1例,66岁1例。病程5-8个月。治疗前均经县以上医院做过纤维肠镜确诊后,用过众多西药治疗无效。
  二、治疗方法
  中药组成:生地30g、丹皮15g、元参20g、赤芍15g、麦冬15g、黄芩10g、茅根30g、川军10g、当归10g、地榆10g、白芨10g、乌贼骨20g、甘草6g等,水煎服,每日一剂。
  三、疗效分析
  疗效标准:临床治愈,便血停止,体温正常,经纤维肠镜显示,肠内未见溃疡、水肿充血。肠内膜损伤完全修复。
  四、结果 
  本组病例经用药6-10天后,血止病愈,经随访至今无复发。
  五、典型病例
  (一)病例1:刘某 男,19岁,雄县大营镇人。2004年9月13日初诊:顽固性大便出血有半年之久,日便血数次、量多色鲜红。曾在保定某医院经纤维肠镜显示,患者大肠和小肠内均呈大面积溃疡并出血,在医院治疗期间曾用过众多种止血药,效果不明显,仍反复出血。用药结果均是初用有效,再用则无效。后经人介绍来我处治疗,查:体形肥胖,面红、苔黄厚,脉洪大滑数,体温偏高37.5度,头疼头晕,每日便鲜血数次。中医辨证:大肠湿热,久蒸热盛肉腐血热妄行而出血。
  治疗:清热凉血,活血化瘀,凉血止血。以上方加减服药3天,出血明显减少,效不更方,依原方再服10剂后便血止,体温正常,经纤维肠镜检查,大肠及小肠溃疡面完全修复,经随访至今未见复发。  
  (二)病例2:李某 男,66岁,容城县西里人。2010年3月13日初诊:大便反复出血5个月之久,每天出血量大、色鲜红,经多家医院纤维肠镜显示肠内大面积溃疡并出血,经用多种西药治疗后效果不明显。后经人介绍来我处治疗。查:腹部胀痛,苔黄,舌下静脉暗红青黑,脉象弦而滑实有力,每日便血数次。中医辨证:大肠湿热,气滞血瘀,血热妄行。治以清热凉血,理气活血,化瘀止血。用以上药方加减。方中加苏梗、青皮、大腹皮、白芍等理气除胀药,连服三剂则血止,腹胀明显减轻,原方再服三剂而愈。经随访,至今未见复发。 
  六、讨论与体会
  肠内大面积溃疡并出血不止的顽症临床少见,本病需借助纤维肠镜的显示来确诊。
  现代医学对本病的发病原因还未完全明了。在治疗上仍采取见血止血的对症处理方法。能缓解一时,但止而复流,永无愈期。见血止血是中医大忌,治血如治水,如渠沟破口不顾上游之水,只一味堵塞则此止彼流,再堵则必然堤坝崩溃形成败局。如关闭闸门先控制上游则下游之水不治自退。
  治病求本,中医认为本病主因是肠内湿热过盛、邪热毒火熏蒸,日久则热盛肉腐血热妄行至肠腹破裂而出血不止。治以清除肠内邪热,釜底抽薪控制产热之源,以达邪热退则沸腾之血因凉而下降归位,故不止血而血自止。本方用大量生地、丹皮、元参为主,以清热凉血滋阴控制热源,加麦冬、当归、赤芍、黄芩以清热解毒,滋阴凉血并能活血化瘀,再加茅根、白芨、乌贼骨,既凉血又止血。其中大黄一味有将军之能,不仅有清热解毒、去腐生新、扫荡毒邪、拨乱反正的作用,而且临床发现确是一味治肠内溃疡出血的良药。
  在治疗本病时患者服药后因去掉大黄时,会立即出现大便有血现象,当重新加入本药时则出血消失,实践证明大黄对肠内出血的治疗确有良效。
  以上诸药合用,药力直达病所,既清热解赤又能滋阴凉血止血,配方合理,用药得当,所以疗效良好,值得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