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 要:目的:观察盆炎康合剂治疗慢性盆腔炎(湿热瘀结型)的临床疗效。方法:将182例慢性盆腔炎患者随机分成2组,治疗组92例以盆炎康合剂方(红藤、败酱草、虎杖、续断、杜仲、当归、赤芍、丹参、泽兰、香附、牡丹皮、生蒲黄、三七、乳香、没药、甘草)+抗生素治疗,对照组90例以抗生素治疗,观察2组的临床疗效。结果: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6.67%,对照组为66.67%,2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5)。结论:盆炎康合剂+抗生素治疗慢性盆腔炎总疗效优于抗生素。
  关键词:盆腔炎;湿热瘀结;盆炎康合剂;慢性病

  慢性盆腔炎是女性内生殖器官及其周围结缔组织、盆腔腹膜发生的慢性炎症性病变,是妇科的常见病、多发病,多由急性盆腔炎迁延演变而成,易反复发作,甚至引起月经失调、痛经、不孕症和宫外孕等疾病……。近年来,由于妇科小手术的增多、无菌操作重视不足等原因,盆腔炎的发病率呈上升趋势,严重影响了妇女的身心健康和正常生活。我们认为慢性盆腔炎多由于急性盆腔炎治疗不当,以致湿热邪毒瘀结所致,并确立了清热利湿、活血化瘀为治疗大法。近几年来,笔者应用自拟盆炎康合剂+抗生素治疗慢性盆腔炎(湿热瘀结型),疗效较好,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诊断标准  
  诊断标准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慢性盆腔炎诊断标准,中医辨证属湿热瘀结型者。主要症状有下腹部坠胀、疼痛及腰骶部酸痛,白带增多;有的患者有月经不调或不孕史;妇科检查见子宫后位,活动差,有压痛,一侧或双侧附件增厚有压痛或呈条索状增粗,或有包块、压痛;经B超及实验室检查排除盆腔恶性肿瘤及子宫内膜异位症。
1.2 一般资料  
  共观察182例,均来源于2003年3月~2006年12月在本卫生站诊断为慢性盆腔炎的患者,将患者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92例,年龄23~49岁,平均33.77岁;病程6~45月,平均17.63月。对照组90例,年龄24~49岁,平均34.70岁;病程6~45月,平均16.70月。2组患者一般资料经统计学处理,差异均无显著性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2 治疗方法
  治疗组采用盆炎康合剂+抗生素治疗。盆炎康合剂处方:红藤20g、败酱草15g、虎杖15g、续断15g、杜仲15g、当归10g、赤芍10g、丹参10g、泽兰10g、香附10g、牡丹皮10g、生蒲黄10g、三七6g、乳香5g、没药5g、甘草5g,每天1剂,从月经干净后开始服药,直至下次月经来潮,经期停服。每个月经期用青霉素类、头孢类或喹诺酮类抗生素加甲硝唑或替硝唑,静脉滴注5d,一个月经周期为1疗程,连续用药3疗程。
  对照组采用抗生素治疗:从月经干净后开始用药,用青霉素类、头孢类或喹诺酮类抗生素加甲硝唑或替硝唑,静脉滴注10d为1个疗程,连用3个疗程。随访3月,治疗期间停用任何与本病有关的治疗药物或疗法。
3 统计学方法
  计量资料表示,采用f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
4 疗效标准与治疗结果
4.1 疗效标准 
  参照《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中慢性盆腔炎的疗效判定标准。治愈:治疗后下腹疼痛及腰骶胀痛等症状消失,妇科检查及理化检查正常,停药后一月内未复发。显效:治疗后下腹疼痛及腰骶胀痛等症状消失或明显减轻,妇科检查及理化检查明显改善。有效:治疗后下腹疼痛及腰骶胀痛等症状减轻,妇科检查及理化检查有所改善。无效:治疗后下腹疼痛及腰骶胀痛等症状无减轻或有加重,妇科检查及理化检查较治疗前无改善或有加重。
4.2 组临床疗效比较
  见表1。总有效率治疗组为96.67%,对照组为66.67%,2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意义(P<0.05),说明盆炎康合剂+抗生素治疗慢性盆腔炎(湿热瘀结型)总疗效优于抗生素。

表1  2组临床疗效比较

组别

n

痊愈

显效

有效

无效

总有效率(%)

治疗组

92

28

45

16

3

96.67 ①

对照组

90

3

24

35

30

66.67

与对照组比较,①P<0.05    
5 典型病例
  张某 女,32岁,已婚,患者7年前开始出现下腹部痛,呈持续性隐痛,有时加重,按压时疼痛加重,白带多,色黄味臭。曾间断用喹诺酮类抗生素加替硝唑治疗二年,效果不佳。精神饮食好,睡眠可,大小便正常。舌质红,苔黄腻,脉弦数。妇科检查:宫体中位,子宫活动受限,附件区压痛,左侧附件增厚,右侧附件可及3cm×3cm包块,活动差,有压痛。B超检查提示:右侧附件区炎性包块。诊断:慢性盆腔炎。服用中药盆炎康合剂,用药10天后腹痛较前减轻,继服2疗程复诊,下腹痛完全消失。除经期稍感小腹胀痛外,余无不适。妇科检查左附件正常,右附件包块消失,触之稍厚无压痛,病获治愈。
6 讨论
  由于女性生殖器位于盆腔最低处,炎症吸收慢,易迁延成慢性炎症,甚至包块形成。其病理改变主要是盆腔结缔组织和盆腔腹膜由于慢性炎症的浸润引起纤维结缔组织增生,局部增厚粘连,甚至组织挛缩,压迫神经纤维,患病部位多无病原体的繁殖和活动,对抗生素治疗不敏感,且盆腔血流缓慢,药物难以吸收发挥疗效。
  故目前西医尚无特效治疗方法。中医古籍中并无盆腔炎这个病名,根据慢性盆腔炎的特点,可散见于热入血室、带下病、妇人腹痛、瘸瘕、不孕等毒症中此病可反复发作,缠绵难愈。中医学认为,盆腔炎属中医带下、腹痛、发热、徵瘕范畴,病因为外感湿毒,热毒入侵,壅滞于胞宫,气血运行不畅,不通则痛,营卫不和而发热,湿热下注则带多,气血凝滞聚而成为囊肿包块。久病易伤正气,故气虚血淤,湿热内蕴,湿热与淤血互结,日久聚生症块,成为本病的主要病机,从现代医学观点看,慢性盆腔炎多有不同程度的炎症浸润、渗出、增生灶,如附件呈条索状肥厚,或片状增生,或有盆腔包块、积液,或有盆腔腹膜结缔组织增生。以上组织器官病变形态产生后,导致盆腔内组织器官的血液循环障碍,降低了盆腔内免疫抵抗能力,不利于在发生盆腔内感染后炎症的消散。慢性盆腔炎的病理学表现与中医学对本病病机的认识不谋而合。故清热解毒疏肝、活血化淤散结为基本治疗原则,以促进盆腔血液循环,改善组织营养状况,有利于炎症的吸收和消退。
  我们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认为,本病病位在下腹部胞宫、冲任,多由于经期、产后血室正开,胞宫空虚,不节房事,起居不慎;或因产后或流产后胎膜稽留不下;或因宫内节育器放置之际,胞宫空虚,摄身不慎,湿热毒邪乘虚内侵,又未及时治疗或治疗不彻底,以致湿热邪毒瘀结,聚积胞中,日久缠绵难去。治疗以清热利湿、活血化瘀为主,兼疏肝理气、扶正固本,创盆炎康合剂治疗慢性盆腔炎(湿热瘀结型)。方中以红藤、败酱草这一妇科常用药对为君,清热利湿解毒。当归、赤芍、丹参、三七、虎杖、牡丹皮为臣,以加强清利湿热的功效,并兼活血化瘀。乳香、没药为佐,增强行气活血之效。慢性盆腔炎患者由于盆腔炎症导致结缔组织的增生,对膀胱产生一定的刺激,很多患者因此兼有尿频、尿急等膀胱刺激症状,痛苦不堪,因此方中加用生蒲黄、泽兰。生蒲黄重在化血瘀,配合泽兰利小便,对改善患者相关症状疗效颇佳。另外,由于慢性盆腔炎病程日久,病人体质因素的不同,或兼有脾虚,或兼有肾虚,复加此类患者心情多抑郁,整体抗病及康复能力多表现为不足,临床中应根据具体情况适当加用补肾固本的药物,如续断、杜仲为佐药,可增加机体的抗病能力,促进病变治愈。并用香附疏肝理气止痛;甘草为使,调和诸药。诸药合用,使湿去热清,瘀除络通,则诸症得除。
 
参考文献:
[1] 王淑贞.实用妇产科学[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87:572.
[2] 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256—276.
[3] 张玉珍.中医妇科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2:314.
[4] 尤昭玲,李克湘.妇产科学[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