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风(sout),是一种难以治愈的常见疾病,属于“痹证”范畴。我国最早病例出现在《足臂十一脉灸经》和《阴阳十脉灸经》中。究其病因,发病率与经济发展程度、饮食结构及医疗水平等因素有关。
  据资料记载,美国总统富兰克林、亚历山大大帝、法国国王路易七世、路易十四世、英国皇后安妮、我国元始祖忽必烈皇帝、宗教领袖马丁路德、约翰卡尔文、著名科学家牛顿、哈维、英国大文学家米尔顿等都曾患过痛风。患者痛时遍及全身关节,其主要病理变化为关节滑膜受死酸痹毒侵蚀而产生的慢性炎症,具体表现为细胞浸润,血管翳形成,肉芽增长纤维化及软骨骨组织侵蚀,致关节畸形及关节功能丧失,早期四肢远端对称小关节肿胀、疼痛,红肿及运动障碍,晚期累及其它关节,使之僵直畸形骨质疏松、肌肉萎缩等。
  临床认为,痛风是遗传性或获得性病因导致嘌呤(有机化合物,无色结晶,易溶于水,在人体内嘌呤氧化而变成尿酸)代谢障碍和血尿酸持续升高而引发的疾病。当进食大量富含嘌呤的食物后,或因某些疾病(白血病、骨髓瘤等)生成尿酸过多;或因酶的缺陷而产生大量的尿酸;此时如超出肾清洗能力,则会引起血尿酸增高;其结果是尿酸盐的结晶,便沉积于体液和关节、软组织、肾脏、心脏等部位,并被白细胞吞噬,而引发炎症发应。反复发作就会形成痛风石(小若沙粒,大如鸡蛋),临床特点包括高尿血酸症,痛风性关节炎反复发作。倘若治疗不及时,病程将会迁延,病性缓慢进展,导致并发症。当病变至痛风性肾病时,会出现明显的氮血质症,发展为肾功能衰竭尿毒毒症,形成泌尿系统结石。
  若出现动脉硬化和冠心病时,将会严重威胁到患者的生命。
  目前,国内外痛风的患病率正以每年10%的速度逐年上升。据保守估计,我国现有近9000万痛风,患者,潜在患者1.2亿,90%集中在25~45岁之间的男性。传统的治疗药物多以秋水仙碱、非甾体抗炎药或糖皮质激素缓解症状。服药后,多数患者急性症状一般会得到控制,但病变皮肤区色泽会变暗。此时,只是暂时的风平浪静、多数患者还会复发,每年复发数次,愈发愈频,受累关节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控制。而且极易出现严重的胃肠道反应、骨髓抑制、肝肾功能损伤等副作用,患者耐受性低。多数情况是,患者吃药有效、停药无效;开始有效、最后无效。
  为积极探索和推广疗效快、费用低、治愈率高的药物,本人潜心研究痛风病20多年,通过反复思考论证,秘制的痛风病新型治疗药物一一抗风湿口服液,在国内独家采用后,让成百上千患者走向康复,临床治愈率高。
  该药系纯中草药制剂(活性蛋白类药),通过肢体纤维骨络吸收,彻底消除关节破坏因子,成本较低、无副作用、疗效见快,且不论病程长短,病情轻重,坚持服药2~3个月,均可根治。对各种原因引起的急慢性风湿、类风湿关节炎,有显著疗效。在治疗僵直、畸形、四肢麻木、关节肿胀、乏力及寒冷气候变化,潮湿出现持续性向关节骨络放射性疼痛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典型病案1:邓某 男,59岁,衡山县开云镇人,于2002年患痛风病。发病时,他全身多处骨关节肿痛,日常生活难以自理,更谈不上生产劳动。5~6年间,他多方求医问药,未见疗效,—臣疼痛日益加剧。2008年1月,已发展到药物难以镇痛。经人介绍,他到我处就诊。我随即让他服用“抗风湿口服液”。他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买了一瓶试用。一周后,他告诉我:“疼痛减轻,舒服多了。”我让他继续服用,持续时间到第七周,肿痛全无,身体完全康复。目前,他干活样样不减当年。
  典型病案2:李某 男,45岁,工人。2006年秋发作痛风病,左下肢及脚疼痛,晚上睡觉,薄被搭到脚上就更加疼痛。经长沙、四川等地大小医院多次治疗,花去医疗费3000多元,仍然是治其标,未治其本。2008年9月,他慕名找到我,我让服药两个月后,就治愈了。
  病例统计:近几年来,我先后累计医治痛风病人2317名,其中男2285例,女32例,平均年龄43岁。
  治疗药物:我在翻阅和参考《中国药典》《外台秘要》《扁鹊心书》《五十二病方》《本草纲目》《伤寒杂病论》《足臂十一脉灸经》《阴阳十脉灸经》等大量医学专著的基础上,结合自己多年积累的临床经验,通过采用下列民间草药,用以燥湿清热、消肿上痛。主要草药名如下:乌兰藤30g、闹阳花根30g、雷公藤25g、漆树根30g、白心皮30g、石苇30g、刀把蘼30g、泥锹藤30g、淫羊藿30g、甘草10g,以上药物,视患者个体病情和身体状况另行加减配伍。
  治疗结果:2317名患者视病情不同,服药最短的仅两周,最长的为三个月,无一复发。临床验证,抗风湿口服液在恢复和控制复发方面,具有独特疗效,国内外暂无同类药能与之相媲美。
  综上所述,本人认为抗风湿口服液在治疗痛风性疾病方面已取得了重大突破,攻克了世界医学界一致公认的顽疾。且简单易行,价格低廉、疗效显著,无副作用,是痛风病人用药的最佳选择。以上观点,敬供各位专家、各位同仁商榷和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