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目的:观察针灸治疗中风病治疗方法:“十针定乾坤”法在治疗400例中风病患者获得了65.75%的痊愈率。介绍:以数字统计在不同病型,收治前发病时间长短,收治疗程长短的治疗效果有明显差异;在治疗前后对血流变数值有明显改变,设立了两种不同治疗方法的对照组:1、西药静脉给药治疗66例,痊愈13例占19.1%,2中药自制散剂配合辨证论治适当处方的汤剂结合治疗138例。基本治愈51例占37%。总结:治疗组收治前发病时间越短疗效越高,收治前发病时间越长治愈率越低。证实了中风病的初发期、急性期,积极针灸治疗是治愈中风病的先决条件,提倡双侧肢体同时对称治疗获得满意疗效。体现中医整体观念的理论价值。

    主题词:中风病/针灸治疗,“十针定乾坤”针法。


       1.诊断概述:

    “中风”是医疗史上疑难症之一,是机体阴阳失衡,五脏功能失调,导致风、痰、火、淤之证内生,体虚不能遏制,正不胜邪的病态。尤其以肝肾阴虚不能制约肝阳上亢之势,肝风内生,突然发病。因风善行数变,来势突然,故命名“中风”。至使肢体活动功能障碍,语言障碍,神志障碍。其病理可分为,中络、中经、中腑、中脏。而中脏又有闭证和脱证之分。现代医学称为:脑血管痉挛、脑血栓形成、脑栓塞、脑梗塞、脑出血等。主要症状:以猝然昏仆,不省人事。或突然发生半身不遂,口舌眼歪斜,语言不利。多有肢端麻木,眩晕,性情急躁,舌强痰多,等先兆症状。发病前多有忧思恼怒或酗酒,饱食,膏梁厚味,或房劳过度以及外邪侵犯等诱因。我国最早的医学理论书籍《内经》对此中风病就有了较为详细的论述。把中风急性期论为“仆击”“大厥”“薄厥”等描述;半身不遂期称作“偏枯”、“偏风”、“偏身不用”、“痱风”等。

       2.临床资料:

    笔者二十八年来收治疗河北省区域各地中风病患者400例。住院185例,门诊215例;男性220例,女性180例,男女比为5.5:4.5,资料统计请阅下表:

(1)400例中风病患者年龄分布

 

年龄

20-49

50-79

80-90

合计

例数

65

3.32

3

400

%

16.25

83.00

0.75

100

(表2400例中风病患者收治前病程统计

天数

1-60

61-180

181-365

366-1825

合计

例数

168

98

79

55

400

%

42.00

24.50

19.75

13.75

100

(表3400例中风病患者职业分布

职业

农民

工人

干部

其它

合计

例数

130

75

135

60

400

%

32.50

19.75

33.75

15.00

100

(表4400例中风病患者诱发原因调查

诱因

膏梁酗酒

恼怒

烦劳

房劳

忧思

外邪

合计

例数

98

124

64

36

74

4

400

%

24.50

31.00

16.00

9.00

18.50

1.00

100

(表5400例中风病患者收治时病型统计

病型

中经络初发期

中经络后遗症期

中脏腑初发期

中脏腑后遗症期

合计

例数

215

88

22

75

400

%

53.75

22.00

5.50

18.75

100


       3.治疗方法

       3.1 中经络:

    立法:自以“十针定乾坤”方,以活血、平肝、降逆熄风为主,取手足阳明,少阳、手足厥阴经为主。

    处方:“十针定乾坤”方:风池│双、曲池│双,足三里│双,内关│双,太冲│双口。上方,进针得气后,不作补泻手法,留针1小时为宜,保持环境清静,每日针一次,十次针1疗程,休息三天再针二疗程。

    方义:“十针定乾坤”,是中经络急性期和中脏腑恢复期的有效方法。其中风池,太冲分别是足少阳胆经穴和足厥阴肝经俞穴。而二经又分别循行于头颅及颠顶,风池又是治风的有效穴,二穴合用取其表里关系,平熄肝经风阳上亢之势,且疏风火。内关为手厥阴心包经之络穴,能清泄心包和心经郁火而且有和中降逆理痰之效。足三里,曲池分别为手足阳阴经合穴。手足阳明经是多气多血之经,而合穴又是气血出入脏腑之枢扭,二穴合用能调理周身气血,而又有和中泄热涤痰之功,取其“治风先理血,血行风自灭”之义。另外,风池居上焦,曲池居中焦,足三里、太冲居下焦,上中下合用,天人地三才并举符合中医理论的整体观念,况且左右同时并取,故风可熄热可泄,痰得涤,血得理,左右阴阳得以平衡。称其为”十针定乾坤”。

       3.2 中脏腑闭症:

    立法:开窍醒神,清火泄闭为主,取督脉经穴及手十二井穴为主,足阳明,足少阳二经相辅。

    处方:“开窍醒神方”取穴:人中┸,印堂┸,神庭┸,手十二井穴↓,丰隆┸双,太冲│双,太溪│双,每日针12次,待神志清醒后,即用“十针定乾坤”方善后治疗。在治疗过程中除针刺治疗外要保持环境清静,谢绝探望,禁止强行搬动病人。

    方义:“开窍醒神方”顾名思义,用于中脏腑闭证的治疗,以督脉,人中、神庭、印堂等穴开窍醒脑。闭证:即不通的意思。故取十二井穴阴阳经气,交接处,接通三阴三阳之经气,郁闭之气血得以贯通周流,再辅以刺血泻其郁闭之火热。丰隆是足阳明之络穴,能输通脾胃之气,化痰通腑。以太溪滋补肾阴,太冲平肝潜阳,导血下行,使肝阳暴张之势得以平复,可获闭通神醒之效,是治闭证的有效方。

       3.3 中脏腑脱证:

    立法:回阳救逆:以补气、回阳、敛阴,固脱取督脉任脉,足三阴脉为主,我们称其“回阳救逆”方。

    处方:关无×,气海×,百会×,足三里×双重用方法,以肢温,汗收脉起,面色由白转红为度,如面色如妆者阴脱证,前方配太溪×双,三阴交×双神阙隔盐灸以脉复妆色退为度。每日一至二次脉象恒定,正常,神志恢复后,改为“十针定乾坤”方善后治疗。

    方义:神阙,气海,关元,为任脉经穴,又是足三阴和任脉交会穴,是人体元阴元阳所寄之处。同时,重用灸法,有回阳敛阴固脱之效,阴脱者辅以太溪三阴交,促使阴血归经,以防阴气外脱之象。百会穴为清阳之会,属督脉,位于颠顶,灸之能医清阳下陷之证。诸穴合用重新能收敛外脱阴阳、气血,使气血阴阳生态平衡恢复生命机能。

      3.4 并发症处理:

      3.4.1 高烧不退:配大椎│↓、间使│双、十宣↓。

      3.4.2 尿闭:配水道│双、中极│、阴陵泉│双、膀胱俞│双。

      3.4.3 失语、吞咽困难:配廉泉│、哑门│、通里│双、心俞│双。

      3.4.4 大便泌结:配天枢│双、大肠俞│双、支沟│双。

      3.4.5 痰延雍盛:配天突│、中脘│、丰隆┴双。

      3.4.6 小便失禁:配气海│×,中极│×,太溪│×双,昆俞│双,头针足运感区‖。

      3.4.7 心房纤颤:配关元×,内关×双,通里×双,食窦×左。

      3.4.8 呼吸衷竭:配素寥│,涌泉│双12/日。

      3.4.9 血压突然下降:配内关┬×双,复溜┬×双,素寥┬,捻转补法12小时,或以血压恢复为止。

      3.4.10 烦燥不安:配太溪┬双,神门┬双。

      3.4.11 哭笑无常:配四神聪透百会│,神庭│。

      3.4.12 高血压不降者:配人迎│双,涌泉│双。

      3.5 后遗症状处理:

      3.5.1 肢体挛急:上肢配尺泽│曲泽│阳陵泉│双,合谷透后溪│。下肢配曲泉│,阳陵透阴陵│三阴交│。

      3.5.2 足内翻:配申脉│,丘虚│,悬钟│。

      3.5.3 肌萎缩:配中脘│×,气海│×,配合梅花针叩打局部。

      3.5.4 患肢无力凉感:上肢配极泉│,快速提插手法以针感至指端为度。下肢配委中│,快速提插手法以针感至趾端为度。

      3.5.5 口角歪斜:配地仓│双,颊车│双,人中│。

      3.5.6 足尖下垂:配鲜溪│,上解溪│(解溪上二寸)。

      3.5.7 手腕下垂:配外关│,四渎│。

      3.5.8 语言謇涩:配金津↓,玉液↓,通里│,心俞│双。

      3.5.9 手指不能活动:配八邪│,气海│×。

   注:穴后符号:│=平针法 ┸=泻法 ┮=补法 │×=平针加悬灸 ×=悬灸 ↓=刺血 双=左右侧

      4.疗效标准

      4.1 痊愈型:通过针灸治疗15个疗程以内,肌力提高到五级,其它症状完全恢复或基本恢复,血流变各项数值基本恢复到正常范围,CT诊断出血灶或梗塞灶全部消失或基本消失,为痊愈型。

       4.2 显效型:通过针灸治疗五个疗程内见效,肌力恢复到三至四级,其它症状大部恢复正常,血流变各项数值大部分或部分恢复正常。CT诊断颅内病灶都有不同程度的缩小或吸收,为显效型。

       4.3 微效型:通过针灸治疗五个疗程以内肌力提高一至三级,其它症状略有恢复,血流变各项数值部分恢复正常,CT诊断颅内病灶,无明显改变者为微效型。

       4.4 无效型:通过针灸治疗五个疗程以上肌力没有恢复现象,其它症状也没有改变者,并通过现代诊断证实无效者,为无效型。

       4.5 病程分期标准:(以天计数)160天为初发期或急性期,61365天,为恢复期,366天以上为后遗症期。

       4.6 疗程标准:1015天计1疗程,按病情决定。五个疗程为统计范围,疗程之间休息3天。

       5、疗效统计

       400例中风病针灸治疗临床观察,年龄、性别与疗效关系,不甚重要,故,此 处从略,不再统计,其它统计请阅下面表:

 

(表6)收治前发病时间长短与疗效关系(以天计算)

天数

痊愈

显效

微效

无效

合计

60

168

12

0

0

180

180

60

52

0

0

112

365

30

41

9

0

80

1825

5

10

13

0

28

合计

263

115

22

0

400

经统计学处理X2206.25X20.019)=21.69P0.01,差异极显著,说明收治前发病时间长短,对疗效有极显著的影响。

(表7)中风病型与疗效关系统计

类型

例数

痊愈

显效

微效

%

%

%

中经络初发期

215

215

100

0

0

0

0

中经络后遗症期

88

38

43.18

48

54.54

2

2.28

中脏腑初发期

22

10

45.46

11

50.00

1

4.54

中脏腑后遗症期

75

0

0

56

74.67

19

25.33

合计

400

263

65.75

115

28.75

22

5.5


经统计学处理X2303.67> X20.016)=16.81 P0.01,说明差异显著,即中经终,中脏腑两型后遗症,在针灸治疗后效果有明显差异。

(表8)中风病针灸治疗疗程与疗效关系(1疗程=10天)

 

1

2

3

4

5

合计

痊愈

24

45

68

57

69

263

显效

19

24

34

25

13

115

微效

1

4

3

8

6

22

合计

44

73

105

90

88

400

%

11.00

18.25

26.25

22.50

22.00

100

经统计学处理X217.70 X20.058)=15.51 X20.018)=20.09P0.05显著差异,说明针灸治疗中风治疗时间与疗效有一定关系。

(表9)中风病针灸治疗前后血流变各项指标平均值对比表

 

全血粘度

血浆粘度()

血沉ESR

(mm/h)

红细胞积压%

血沉方程K

全血还

原粘度

(比)

胆固醇

mm01/L

三酸甘

油酯

mm01/L

红细胞刚性指数

红细胞聚集

指数

 

高切

()

低切

()

治疗前

10.79

18.21

2.54

8

50

43.78

28.36

8.9

2.2

12.46

2.46

治疗后

8.27

6.80

1.13

11

46

41.78

12.60

4.31

1.2

6.55

2.18


(表10400例中风病针灸治疗总效率明细表

 

痊愈

显效

微效

合计

例数

263

115

22

400

有效率(%

65.75

28.75

5.5

100

 

       6.对照组介绍

       6.1 西药治疗组:

    维脑路通400mg加入低分子右旋糖酐500ml中静脉点滴每日一次,14天为一疗程,两个疗程间隔3天,两个疗程后统计疗效。合并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者均分别选用适当药物对症治疗。共66例,基本痊愈13例占19.7%,显效16例占24.2%,有效26例占39.4%,无效11例占16.7,总有效率83.3%。

       6.2 中草药治疗:

    自拟中草药散剂:水蛭、大黄、女真子各50g,丹参100g,生黄芪150g共研细面分包,每包10g,每次服1包,每日二次。另外根据临床症状表现分别以中医辩证配中药汤剂辅助方剂对症治疗。14天为一个疗程,两个疗程间隔3天两个疗程后统计疗效。共收治138,基本痊愈者51例占37%,显效者59例占42.7%,有效者118%,无效者17例占12.3%,总有效率为87.7%。

       7.病例介绍

       7.1 安某,男,41岁,右半身偏瘫,于1995381630分收住院治疗。CT诊断双侧基底节大面积梗塞,血流变检查高粘血症,心电图诊断陈旧性前侧壁心肌梗塞;T37P70/分,R18/分,BP16/11KPa。我们采用了十针定乾坤方,适当配些有效穴,前后共针治6个疗程,患肢肌力恢复到4级,步履便利,其它症状消失,生活自理,血流度复诊正常,自动出院,二个月后随访疗效巩固。

       7.2 王某,女,74岁, 19941241030分收住院针灸治疗,主因左侧半身不遂15天,CT诊断脑萎缩、脑血栓形成。血流变诊断高粘血症。我们用十针定乾坤方前后治疗29天,外在症状全部消失,血流变恢复正常,CT复诊梗塞灶基本消失,生活自理出院。半年后,随访疗效可靠。

       8.总结讨论

    通过400例中风病患者针灸收治情况看,初诊完全依靠中医四诊,认证诊断后决定收治。单纯针灸治疗,治愈率65.75%没有一例死亡病例。客观地证实了中医的认证、诊断以及针灸治疗的理论价值和临床价值。为搞科研起见,我们近年来辅以现代诊断为鉴别诊断,证实了针灸不但能改善肢体功能,而且能够治疗高粘血症等血流变的异常,能够促使脑出血的吸收,能促进脑血循环及脑梗塞的恢复,经统计215例中风先兆期和中经络急性期及时针灸治疗收到了极高的有效率。证实了中风病的先兆期初发期及时针灸治疗,是彻底治愈中风病的先决条件,而针灸又是一个必然措施。有力地批驳了中风病急性期不允许针灸治疗的错误论点。是与古人提出的“治未病不治已病,治已病不治久病”和现代“以预防为主的卫生政策”是相吻合的。从病理角度看,中风病的发病机理“气血并走于上则为大厥,厥则暴死,气返则生,气不返则死”的理论与现代诊断的脑血管痉挛、脑血栓形成、脑栓塞、脑梗塞、脑出血等病症是不矛盾的。至于再高深的研究,由于科研条件所限,有待于将来或同道共同努力来完成。

    从治疗方法来看,我们采取了“对证处方”的治法,“双侧同时针灸”以及“留针侯气”的手法,即体现了“辨证论治”和“整体观念”的理论原则,又摆脱了“强行补泻手法”的理论教条,做到了稳妥、把握、可靠,而收到了满意的疗效。400例中风病患者中治疗时间最短的一个疗程获得痊愈,最长的治疗半年,最重的典型病例昏迷11天,我们全部采取了单纯针灸的治疗方法,昏迷者配鼻饲补养,全部获得满意的疗效,从而我们认识到“十针定乾坤”的针法是治疗中风病的有效方法。

我们的经验是——在发病的24小时内得到及时针灸治疗,轻者很快痊愈,不留后遗症,重者可避免死亡,甚至恢复到生活自理,所以我们认为“十针定乾坤”的治疗方法是值得推广的治疗措施。但多年的临床治疗使我们体会到急性脑室大量出血或并发大面积急性心肌梗死者,脑干肿瘤、流行性脑炎、脊髓脑干灰质炎不在此法治疗之内,在此加提示以为戒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