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理解生命,生命是由物质、能量、信息和引力光量子场“涡旋”运动的结果。
    我们理解智慧生命,智慧生命则比生命的组合机构更为复杂,除了需要有物质、能量、信息、引力光量子场这四个条件外,还必须加上“想像力”这个关键因素。想像力是思想的建设性形态;想像力是一种涡旋运动产生的可塑性力;它把感知到的事物塑造成新的形态和理念;想像力是光,这道引力光为我们照亮了一个崭新的思想和经历的世界。
    在深入探讨自然界一切事物的本源时,尤其在深入探讨生命和智慧的本源时,牢牢抓住引力光量子场这个主轴,就能够理解支配着宇宙间所有力量的对称性原理所造成的自然界的巧妙现象,就能够理解对称性思维所造成的“精神谜团”。
    (一)砭石的生命特征
    砭石(卍怡能量石)的生命信息,首先是因为在海洋中时它是富集了海洋微生物群落的“叠层石”。这种叠层石可以追溯到35亿年前的早太古代就已出现。在海洋生活的漫长岁月里,叠层石海洋微生物提供给地球统治三亿年的第一个霸主“三叶虫”及其他节肢动物成为食物来源。在寒武纪地球造山运动之时,一部分暂露海面形成高山的叠层石成了孕育陆地生命的温床。正因为如此,所以砭石至今还保留着“条片状”的特征。
    砭石(卍怡能量石)凝集着强大天然能量场,五千年的中医学应用证明了它能与人体自身的生物能量场产生共鸣,激发人体自身潜能,深层次调理意识体和机体组织的器官功能,增强智慧及人体自身保护和免疫能力,达到医疗、保健、养生和提高智能等多种功效。砭石的这种能量特征,是从奥陶纪得到补充和加强的。
    奥陶纪(从5.1亿年前~4.39亿年前)不但创造了空前繁荣的海洋多样化生物,而且造就了陆地物种大爆发。但是,在4.67亿年前小行星频繁地撞击地球,撞击已形成高山的叠层石。千捶百炼的叠层石石灰岩在这一过程中补充了大量的能量。
    第二次给叠层石石灰岩以能量补充的伟大事件,发生在2.5亿年前的二叠纪天体撞击地球引发的频繁地震和海啸。撞击时形成的高温冲击波使周边大片区域的所有物种灭绝,小行星和彗星的碎屑如烟花般散落,引发持续数周甚至更长时间的野火,整个地球如火炉般炽热。地球早期的超级大陆——泛古大陆就是在这场伟大的“时空变革”中诞生的。墨西哥海边的叠层石石灰石有幸接受了巨大能量以及海啸冲击在它身上留下的“彩纹”。
    白垩纪末期恐龙时代的终结与巨型天体在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地区与地球发生猛烈撞击的K-T大碰撞事件,最终造就了“砭石”的诞生。最新的地质分析资料表明,与恐龙的灭绝、与砭石的诞生有关的小行星撞击事件不是发生一次,而是发生两次:两次撞击时间相隔大约30万年左右。因此说,泗水的砭石是经过两次天地碰撞捶炼形成的。藉此可以想像当年的情景,来自天外的大火球以极高的温度将数十亿吨石灰岩蒸发汽化,然后凝结成炽热的小球,最后落回地面;第二次撞击使这些落回地面的已冷却的小球再次熔化为玻璃体物质喷射到空中,形成炽热的石球再从天而降,随着地球的公转和自转,对称性地落到山东泗水形成砭石山岗。
    砭石(卍怡能量石)的物质构成,除含有许多微量元素(比如:硒、锗……)外,最突出的是含有铱元素以及在显微镜下可以看到“有机物晶体”(也许可以称之为“孔虫”,是远古的一种浮游生物)。铱是一种稀有金属,在地球中的平均含量只有十亿分之一。而在太空中的铱含量却比地球高出1000倍。砭石中物质构成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料,那就是“冲击石英”(即:冲击“二氧化硅”,芯片的重要材料)。
    砭石(卍怡能量石)的生命特征的最关键因素是“引力光量子场”。引力光量子场是三大元素结合而成的场;引力、光、能量因子。众所周知;宇宙中的一切物质都是由氢、氦和一些微量元素构成的,这些元素类似汤料,拿几种放在一起微微搅动,一碗香浓味美的“宇宙汤”就做成了。“宇宙汤”的主要“搅拌器”就是引力,引力把一团织热的气体、撞击的叠层石碎屑搅和在一起,成为天空中的“砭石纳米晶体”,随着时间流逝,砭石晶体云冷却下来,浓度变大,凝结成块而降落下来。在这个过程中,引力把光子、引力子、能量因子、物质元素搅拌混合在一起,使砭石具有引力光量子场。
    (二)砭石纳米晶体与松果体
    生命运动中引力光量子的物质性和时间的周期性因素把砭石纳米晶体和人脑松果体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砭石纳米晶体的潜能与人脑松果体的知觉现象与空间形成统一性的客观存在。当我们深入探讨砭石的本源时发现,砭石的物质的能量密度和松果体的真空能量大致相等。松果体是一个真空的内部结构,引力光量子组合而成的意念总是向外扩张的,形成信息沟通人与人之间的思想。
    从宇宙思维的层面来看,人的思想其实存在于宇宙空间中,并打下深刻的时间年轮。砭石晶体里的彩纹也深刻地记载着时间年轮。因此,不论砭石也好,松果体也好,都形成了多重记忆系统。尽管人们可以根据目前各个领域的研究进展,初步勾画出一幅有关记忆的“从细胞分子水平”(如神经突融)到脑系统水平(如海马系统中的不同功能区域)到心理系统水平(如:心、肝、肺的运气)和行为量子系统水平(如:能量的运动)的看似完整的图景。但在这幅图景中,有许多关键环节仍然需要研究者的推测来填充的。在这个领域中仍有许多未能揭开的谜团。
    记忆产生于心而储存于脑。心是一个整体概念,并非单指心脏这一器官,而是包括心一肝一肺一腹隔肌膜——太阳丛(心窝之处)的整个区域。而脑有1000亿个神经细胞,每个神经细胞又彼此牵拉,每秒钟都要进行 几十次以上的“交流”。揭开记忆之谜的钥匙就隐藏在这一系列的互换和交流之中。对砭石纳米晶体的深入研究,可以帮助我们更快地揭开记忆的谜底:记忆的本质不但体现在分子层次,而且也体现在量子层次;人脑有大量被称为“神经元”的神经细胞,它们互相发送或接收信息;神经元是一个零部件,并不是记忆的物质基础,记忆的物质基础是引力光量子。如果从分子层面上来理解神经元,神经元也只是“腺嘌呤、鸟嘌呤、胸膘嘧啶、胞嘧啶”这四大“砖块”构成的;如果从物理学的层面上来理解神经元,神经元也只是由原子组成的,而原子的更小单元是夸克。我们只有把神经元这一分子层面的“细胞体”、把神经元这一亚粒子层面的“夸克体”当做记忆的存贮模版,然后把量子层面的“本体”引力光量子注入其中,记忆才能形成意念力,智慧才能产生。
    神经网络中的“信息”,经络网络中的“元气”,需要热力学中的“热能”来推动,这个热能就是“引力光量子”;它既推动着信息的运动和元气的运动,又由于它的磁性本质而参与信息和元气之中,在一定的意义上构成了它们的物质基础和动力基础。砭石的疗效正体现在这里,它是能量石,一旦接触到人体就因为热力学原理使它发挥热力学作用,让神经网络和经络网络中的信息和元气畅通。
    想象力是人类区别于其它灵长类的最本质的一种可塑性力。人类能够创造财富,正因为想象力这种思想的建设性形态的存在。想像力是包括宇宙思维在内的人类心脑互动的全方位、全天候的复杂运作机制。思维的过程是一种能量叠加、涡漩的过程,头顶上的“百会穴”是“天线”,脚底下的“涌泉穴”是地线,腹部的“腹肌膜”是“感应器”,胸腔的“太阳神经丛”是“交感器”,而脑前部的“松果体”则是“信息处理器”。潜意识在这个过程中由潜能叠加涡漩而逐步建造起来。意识本身是一种静态能量的微妙形式,而意念则是这种能量的动态阶段。人类的想象力正是从静态意识到动态意念再到现实中起作用的智慧过程。
    由此可见,想象力是由显意识和潜意识的和谐运转过程中获取的。显意识是我们的意志以及意志所产生的结果的动力源,它是外部世界的可变能量。当外部世界的可变能量进入人体之时,心灵中的第一部件“横隔肌膜”如同一副钢琴,产生弦的颤动;发出信号由心灵中的第二部件“太阳神经丛”扩散辐射到神经网络、经络网络、量子网络而进入大脑;传递至海马区集中处理,然后将记忆储存在大脑皮质上。大脑皮质在大脑的表面,由额叶区、顶叶区、枕叶区和颞叶区这四张网络编织而成。它们还进一步细分为视觉区、触觉区、听觉区和嗅觉区,专门处理感官获得的信息,然后再把处理过的信号回路到海马体进行再整理,再综合。这个过程称为“神经回路”。正确记忆时间和空间的流动,这是海马体掌管的事情。海马内暂时储存的记忆在做梦时再现,不久即被移动到大脑皮质(这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道理。)
    所有以上各步骤都是过程,最后形成记忆是通过电信号、光信号、磁信号和化学信号进入“松果体”以实现智慧的创造。
    (三)砭石敲开生命与智慧本源之门
    为了弄清楚砭石的引力光量子场的科学精神,我们来分析一下蜡烛燃烧的流程。固体蜡先变成液体蜡(相变),再变成气体(第二次相变),然后再燃烧,燃烧的火焰由两种组成,黄色火焰是碳燃烧,兰色火焰是氧燃烧,产生等离子体(第三次相变)。从这里我们看到,蜡烛在燃烧的过程中,出现了三次相变,但它的基本组成成份碳、氢、氧没有改变。因此,蜡烛燃烧的最后产物是水和二氧化碳。然而,蒸发的蜡的化合物并不只是参与这一种燃烧反应,它们在等离子态的火焰作用下,还发生其他复杂的化学反应。
    在这种复杂的化学反应中,碳从原来所在的化合物中分离出来成为游离碳,游离碳燃烧发出黄光;在黄色的火焰的底部,又出现蓝色火焰,这是氧参与燃烧,这是微观世界的火焰形成等离子体,以球形的形状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这时,引力(地球重力)、光(火焰)、量子(等离子体)就全部暴露出来了。这个过程,体现了“引力光量子”的“扩散型火焰”精神,既有热力学原理,又有对流的科学道理。
    引力光量子的扩散型火焰精神,涵盖了弦运动理论和振动理论这两项现代物理学理论。在技术上透过了有机和无机的界限。严格地说,砭石是属于无机物的范畴,但它起到了有机生命的活化作用。
    砭石(卍怡能量石)梳理头发、接触穴位、砭术百法在疗病治病方面的种种作用,都是它所具有的引力光量子场对细胞膜中“磷脂”分子的渗透结果所造成的。人体细胞的这种磷脂分子是大量的而且是十分有序的排列着的,它具有“亲水基”和“疏水基”两个部分,疏水基保持在内侧的夹层结构中。磷脂在自然状态下形成还必须有催化剂“酶”的作用。砭石对人体健康的作用,从另一方面来讲,它也具备有酶的某些激活功能。
    (四)砭石的高精度开发和应用
    砭石的高精度开发和应用,主要手段就是纳米技术的应用。
    将砭石材料制作成纳米级晶体,有广泛的应用前景。
    第一,砭石纳米晶体的应用原理。
    砭石纳米晶体是由60个碳原子组成的(俗称碳60)。1纳米等于10亿分之一米,1颗5克重的砭石纳米小园球大概有1万亿个纳米颗粒。这样的砭石纳米晶体,碳原子进行了重新排列,结构非常紧密,变的非常坚硬,不像原先的砭石天然材料那样按照锯齿状排列的碳酸钙原子那样松脆。这样的砭石纳米晶体,可以在更短的时间释放出更多的能量,由此产生我们所需要的物理化学性能。
    这种物理化学性能可以表现在:当绿色植物药物的原料、辅料在酶解反应过程中,产生的热量轰击砭石纳米晶体时,释放出电子和引力光量子。这些电子和引力光量子在反应物中流动,形成反应体中的电流和电磁场,进一步提高纤维素,半纤维素的分解过程,并加速合成葡萄糖的转换效率。这些电子和引力光量子在酶解过程中还能够提高蛋白酶将蛋白质中氨基酸的长链切割成短链、形成多肽的转换效率。前一个过程是把人体不能吸收的纤维素、半纤维素转换为人体可吸收的葡萄糖的过程;后一个过程是把没有活性的蛋白质转换为对人体有益的活性多肽的过程。这样一来,砭石纳米晶体就可以做为“矿物质添加剂”使用在食品、保健品、饮用水以及制药工业上。
    第二,砭石纳米晶体的制作和应用种类。
    1.砭石纳米晶体的制作。将砭石(卍怡能量石)材料用冲压机冲压成纳米级颗粒,再继续用冲压机将砭石纳米级颗粒拌和液态环氧树脂进行冲压,制成每颗5克重的小园球。第二步,将若干个已经制成小园球的砭石纳米颗粒置于塘瓷盘中,放进装有紫外灯的烘干器中进行烘干、消毒;强烈的紫外光照射,会使这些用环氧树脂黏合的小园球的黏合性能提高30%以上。使小园球成为坚硬的砭石纳米晶体。这样的砭石纳米晶体在使用中不会吸收热量,可大大减少能量的损耗。
    2.砭石纳米晶体的应用种类。
    一是代替芯片使之智能化,提高或改善老年期痴呆症患者的认知和记忆水平。松果体的重量是0.18克,而且它是一种以碳为主要元素结合氢、氮元素的纳米级晶体;因脑电波、磁波的反应机制使其成为大脑中的电磁体。老年期痴呆症是一种脑萎缩的病症,脑萎缩压迫了海马体和松果体,出现整个认知和记忆系统的紊乱。通过植入砭石纳米晶体对治疗这种病症大有帮助。当然,这个过程必须从动物试验做起。
    二是充当活化水和纯净水装置,提高饮用水的保健作用。在暖水瓶或饮水机中置入砭石纳米晶体,100℃以上的开水会激活砭石的引力光量子场;使砭水纳米晶体发生磁的旋光效应、电力线和磁力线效应、电磁振动效应;这些综合物理效应能去除水中的有害物质,保证饮用水的安全。在这些综合物理效应的过程中,能活化微量元素,电离水中的氢、氧原子并使之离子化,提高富氢和富氧水平,补充人体的能量和微量元素的需求。
    三是在中草药煎熬中做为“矿物质添加剂”使用,以增强汤药中的能量水平以及有效药物成份的浓度。在传统的中草药煎熬过程中,有效药物成份和营养成份的提取率只有12~18%;大量原料都做为废渣去掉。在中医药对疾病的治疗方法方面,目前这种古老工艺却是给药的主要手段。中药复方的“黑匣子”反应原理目前尚不清楚,比如为什么黄芪或麦冬单用对脾藏“补气”无效,而合用却是效果甚佳?在保留这种传统工艺的过程中,将砭石晶体置入煎熬罐中,根据北京中医药大学资深的肿瘤专家边同华教授的初步试验效果来看,对患者的治疗效果大大优于无置入砭石晶体所熬出来的汤剂。这是因为砭石在高温高压的环境中能形成引力光量子场,场效应不但能够使有效药物成份和营养成份不易因高温而挥发;而且这些气态的挥发性物质在引力光量子场中做涡漩运动,被牢牢地锁闭在盘状结构中。
    四是在绿色植物及药物制剂的酶解应用中做为产酶促进剂,以提高反应速度。菌草酸酶解技术是把“物质”转变为“能量”的应用技术,它在常温常压的酶解罐中,通过菌草酸酶的综合酶解过程使中草药原料和辅料中的纤维素、半纤维素在纤维素酶的作用下转化为能量的物质——葡萄糖;将中草药原料和辅料中的蛋白质在蛋白酶的作用下将长链氨基酸切割为短链、大分子蛋白转换为小分子蛋白;将中草药原料和辅料中的糖分在糖化酶和葡萄糖异构酶的作用下转换为多糖物质。经过菌草酸酶解技术研制出来的保健食品《降脂胶囊》被媒体称之为“人类血管的清道夫”(美国《华盛顿新闻》1994年9月16日、香港《快报》1995年8月20日)。在添加砭石的酶解试验中,我们发现,原先必须经过18小时的酶解过程才出现的“发泡升温”现象提早到4个小时,整个过程缩短了14个小时。
    第三,砭石的酶工程应用丰富了中医药学宝库。
    酶解技术与发酵技术在中医药学的工艺技术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像《六神曲》的制作过程,是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九转炼丹法“的酶解与发酵技术的综合应用;像《蛇酒》《鹿茸酒》《药酒》的浸泡制作过程是发酵技术的应用;菌草酸酶解技术则属于酶解技术的应用。将砭石纳米晶体应用在中药制作工艺上,更是一个崭新的“矿物质高能”制作方法。
    菌草酸酶解技术使用的酶系属生物酶范畴。生物酶是具有活性中心的一类蛋白质的总称;鸡蛋为什么不能称之为酶,因为它的蛋白质没有活性,不存在活性中心。
    砭石纳米晶体因其高能量而促进酶解反应过程,因此它便成为无机酶范畴。有机物与无机物之间的“壁垒”在这里被彻底打破;因引力光量子在有机物与无机物之中的共同存在使有机物与无机物的界限被彻底打破。在酶工程的应用技术过程中,真正架设了一条物理学与生物学的嵌接桥梁。
    爱因斯坦的《统一物理论》大厦,在砭石纳米晶体的酶工程应用中正逐步建造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