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传统医学的理论就是中,中国的中,中医的中,中就是恰到好处,是人类行为行动最高的道德标准,是客观地从事物本身反映到研究事物的规律结果注重客观性。中医的中心就是执中行权主动主导地根除疾病的基础和条件以及内外在的病症;用实力和能力达到人体健康、保护健康铲除疾病,这就是医乃人之司命。中医又是中庸之道的正中与中和,人类在处理任何事物和行为都需要用智慧不要形成尖锐的矛盾,都要在中正与和中地解决和化解尖锐的矛盾,是和谐社会最重要的理论条件之一。现在的中医药,表面看就是中国的中医术和中草药,当我们把中医药提升到文化层次上就发现,中医药学蕴藏着千百年融合而成的文化积淀,是与中华文化共同发展起来的,融合在中华民族的灵魂具体到生存、生产、生活中形成了具有鲜明的中华民族的文化属性,所以这是中医药学的一大特点;在五千年发展和实践的历史中,汇成了医食同源、医药同源,是直接在人体身上实验的,用事实证明了是安全可靠高效的医疗体系,是经历了历史的检验和考验的应验医学,是以医疗效果证明中医药学的科学性;所以说中医药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文化、文明的具体体现方式和载体。
  中医暴露干燥疗法根治烧伤的生命起源于中华大地,历史上中医为中华民族的繁衍生息和发展提供医疗服务,就历史的渊源来说,中医起源于民间的医疗活动,以师带徒传承几千年;对于能坚持到今天而又做出成绩的已属凤毛麟角了,好在经过2003年抗击非典、2020年和2021年抗击新冠肺炎,已经是用事实证明了中医药的能动性,2017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颁布实施和国家出台了各项扶助,扶持中医药政策。
  对于烧伤的研究民间师带徒:一个成功成熟的中医师就有能力和实力带出一个成熟成功的徒弟,而西医就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带出一个徒弟,所以说中医药的传授者与继承者的方法是非常成熟的。笔者于1985年3月跟师学徒主攻治疗烧伤,继承师傅80年80%的医学医疗技术,在经过潜心攻关对疗法进行一丝不苟、精心、细心、耐心地选择药物的过程中,做到精而又精,善始善终发现发明各种药物的特性特长,经过配伍让每一味药物经过化学变化反应、物理发酵反应的结合达到效果,研发出了:“无痕宝贵烧伤停”“无痕宝贵烧伤散”“宝贵烧伤通”“宝贵烧伤复”以及中医各种辅助疗法,亲手总体规划设计,建立了面面俱到、细致入微、整体地将烧伤包容起来予以消灭的“军事集团”,组建了黑色快速反应部队面对烧伤使用医疗技术在消灭烧伤破坏力,恢复烧伤患者的抵抗力共同消灭烧伤对患者生命的威胁和对皮肤的破坏,胆大心细用智慧、能力、技术技能与烧伤同行,跟踪追踪烧伤病变规律,锻炼技能,对出现尖锐的复杂的病情病况,用理论、医疗技术知识和良好的心理准备及技术准备,努力解决国际四大烧伤难题:创面疼痛、创面感染、创面加深、烧伤疤痕形成的基础和条件,降低治疗风险。通过临床用药和医疗效果树立迅速的上下贯通,可由上到下,由下到上,可左到右的贯通,可迅速由左到右,由右到左,前后贯通,可迅速由前到后,可由后到前的机制,形成了消灭烧伤的巨大平台,实现治疗烧伤,这就是我们经过36年的学中医药文化,习中医药技术后研创的技术、成果、项目,迄今已治疗一万多例烧伤患者,全部恢复原貌。
  中医药学,是非常成熟的医学,是以文化和文明为底蕴的整体性极强的医学,西医药学是以微观、病理、针对某种内在和外在的病症去除见长,所以说中医药学的整体观是能够将西医药学的微观包容起来的;而西医药学就不能将中医药学包容起来,这就是成熟与不成熟的区别;奇怪的是成熟的中医药学却得不到不成熟西医药学的承认和认可,这与160年来的西方列强的强权政治有关,要改变以上的现象和现状,这就需要我们挺起中华脊梁,不畏强权政治,坚持真理;不能按照西方别有用心的人的要求,提供中医药学的有效成分、有效作用来验证中医药,如果我们提供了,我们将丧失核心的知识产权,如果我们急功近利地为得到西方的认可和承认,进行对中医药学的成分进行彻底的交代和按照西医药的标准和规范进行要求和改造,我们将犯历史性的无法挽回的错误。中医药学的国际标准和世界规范应该由我们来制定和完成,这是我国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这个责任不可能由别国的政府来完成,如果我们提供不了国际标准和世界规范,那就是我们的失职和无能。所以说我们要确立和坚持中医药学的科学发展观,就是以医疗效果这个根本标准来确立我们的国家标准和规范,就是国际标准世界规范,确立以医疗效果检验体系的标准,进行由下到上由上到下的检验机制,创造我们领导世界医学的地位,用我们的勇气和实力以及能力证明五千年中华文化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药学是世界优秀品牌,是能够为人类提供中医药非常成熟的医疗技术和理论,提供保健、养生、医疗等等服务,来证明中医药学是科学的医学医疗体系。
 
感言:
  有感于2005年9月北京重建永定门城楼竣工,看着重建后孤零零屹立在北京中轴线南端终点的永定门城楼,体验着中华民族的灵魂中华文化又有了一座实体的寄托,心潮澎湃。我的母亲叫柴淑静,是当年满怀着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热情参加了拆除永定门城楼的工程,并发明了头朝外几镐就将40斤重的城门砖刨下的做法;执行了有计划、有部署彻底地拆除了被视为封建王朝的残存物,影响了新中国建设的城门楼、城墙以及牌楼等等的工作,彻底打碎了梁启超之子梁思成先生的历史北京城、文化北京城、文明北京城、世界历史文化名城北京城的构想。回首望,这是我们所谓的新文化毁灭了我们自己的民族文化和历史文明,这个错误导致中华文化有形的载体完整北京城的彻底消失,使中华文化的灵魂失去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有形的实体,失去的永远失去了!望着钢筋水泥林立的现代化大都市,与劫后余生星星点点的历史古建筑,形成了历史与现代的对话,对话的结果是相当的矛盾,相当的遗憾与各自截然不同的结论,但最终的结论趋向于统一,拆除文化北京城、文明北京城是个错误,是无法挽回和弥补的;永定门城楼的重建是为我们的父辈们的错误做了些象征性的弥补而已,希望我们今后不要再犯无法挽回的历史性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