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巴赤列,1928年出生于拉萨八廓街北街内侧藏医世家,他是第三代传人。中共党员,主任医师、教授、国家级专家,藏医首届“国医大师”。2011年2月21日,国医大师强巴赤列因病医治无效,在拉萨逝世,享年83岁。五岁时开始接受启蒙教育,后入私塾,在老师的教导下学习藏文,无论识字或读写经文都取得优异成绩。13岁时转入藏医天文历算学院(拉萨门孜康),拜当时最著名的藏医钦绕诺布大师为师,系统地学习有关藏族医药学和天文历算方面的理论知识,同时廉学“大小五明”中的其他学科。9年学习期间恩师钦绕诺布对他严格管教,并将其掌握的知识倾瓶传授。强巴赤列天资聪明,又勤奋好学,在恩师的指导下刻苦钻研诸多藏医典籍,学业斐然,很快便成为拉萨地区稍有名气的藏医。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后,他衷心拥护祖国统一坚决维护各民族团结,积极参与各项社会活动,潜心从事藏医事业。60余年来强巴赤列先生曾先后担任过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副院长、院长、西藏藏医学院院长、西藏自治区卫生厅副厅长、西藏自治区科协主席,西藏自治区人大代表、西藏自治区政协常委、中国科协副主席,第六届和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等职务。尽管他担负着如此繁重的组织领导责任,有很多繁杂的事务性工作要做,但作为一名医生、一名学者,他始终把主要精力放在促进藏医药事业的发展上,放在了为病人治病这一医生的第一要务上。长期以来,为了继承和发展藏医事业,他先后主持筹建了西藏藏医院住院部、藏药厂、西藏藏医学院、藏医研究所,还筹建了藏医院所属图书馆、展览厅、木刻版印刷所等。其中所建的藏医院图书馆内收集珍藏了不少绝版或孤本的手抄或印刷藏医典籍,这些文献不仅是罕见的珍贵文化,同时也是研究藏医历史和理论的可靠依据。
  强巴赤列教授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传统藏医和现代医疗相结合研究藏医临床,先后组织攻关十多项省级以上科研项目,其中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资助项目,6项获得自治区级以上科技进步奖。藏药防治萎缩性胃炎,临床研究总有效率达96.4%;藏药防治慢性乙型肝炎,临床研究总有效率达94.5%;藏药防治细菌性痢疾,临床研究总有效率达98%,十味龙胆花颗粒治疗急慢性气管炎;大花红景天抗缺氧研究科研项目在临床上取得了良好的疗效。
  为了促进藏医院建设和管理,他积极借鉴和引进现代化的检测手段和先进设备,推动分科门诊,走藏医和西医相结合,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道路,使藏医在诊断方法和治疗手段方面有了创新和飞跃,大大提高了疗效,因而深受广大患者的欢迎。同时还为藏医院、藏医学院等制定了行之有效的相关规章制度,进一步规范了管理,保证了医疗、教学活动高效有序地运转。

  强巴赤列教授在处理好日常繁杂的行政事务和为慕名而来的病人看病的同时,还常为在校学生及有关医务人员讲课,传授藏医基本理论,临床诊断、治疗手段,药物的鉴别、功能、气味、炮制和配方原理,藏医发展史和历代藏族名医功绩等,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具有高文化素质的科学知识的人才。他在百忙之中还撰写和编写了《四部医典系列挂图全集》、《四部医典形象论集》、《西藏历代名医略传》、《藏医诊治学》、《藏医祖传宝串学》、《中国藏医》、《藏医四部医典八十幅曼唐释难?蓝琉璃之光》等近20部医学著作以及《内科学》等13部藏医教科书;撰写了《师徒论》、《藏医对胚胎学的贡献和历史》等100多篇有关藏医学和天文历算学方面的学术论文,为介绍和学习藏族医药学提供了丰富的资料,为藏族医药学的进一步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多年来强巴赤列先生以宽厚的胸怀与甘、青、川、滇等地区的藏医界人士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和互动关系,同心协力为全国各藏区推广和发展藏医做出了很大贡献,受到各地藏族群众的爱戴,都知道在圣地拉萨有位赫赫有名的强巴赤列院长。
  由于强巴赤列教授长期从事藏医事业,在临床诊断和治疗、药物炮制、教学科研和医院管理等诸多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1989年国务院批准授予“国家级专家”的特殊待遇;1990年卫生部又授于“全国医院优秀院长”光荣称号;2009年二部一局批准授予“国医大师”称号。就这样他从未放弃过看病、教学、著书立说。他对藏医事业的这种勤奋进取,无私奉献的精神,对患者的这种慈悲为怀、利益众生的医德,堪称是藏医界,乃至全国医务工作者的楷模。
  亲切的关怀
  强巴赤列教授在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和西藏藏医学院院长期间,党和政府的领导多次接见,其中,一九九零年,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亲临西藏自治区藏医院进行视察时,强巴赤列院长向江总书记汇报了藏医药的发展状况和取得的成果。还向总书记敬献了由本人编写的《四部医典八十幅彩色挂图唐卡》。总书记对他说:“这本书是无价之宝”。
  一九八五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班禅?额徳尼确吉坚赞赴西藏视察时,接见强巴赤列院长等西藏藏医院领导,并作了重要的讲话,尤其是充分肯定强巴赤列院长的工作成绩。 一九八九年,强巴赤列院长的诚邀,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阿沛?阿旺晋美亲临西藏藏医学院成立庆典,并給学院题词。
  二零零五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热地同志专程来藏医院亲切看望了强巴赤列院长。热地副委员长说:“强巴赤列教授是国内外享有圣名的藏医学和天文学历算专家,为了继承和发扬藏医药学,为发展和繁荣藏医药事业,为培养和造就藏医药人才付出了极大的心血,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强巴赤列教授是一位精通藏药和天文历算的国家级专家,长期从事藏医药学,天文历算学的研究工作,先后发表了许多有影响的专著和论文,取得了一系列国内外公认的有很高价值的学术研究成果,引起了国内外医学界的广泛关注”。
  二零零八年,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专程到藏医院亲切看望了强巴赤列院长。张庆黎书记在看望强巴赤列教授时说:“强巴赤列老院长是我国杰出的藏医学家和天文历算学专家,也是我区唯一的藏医界国家级专家。为了发展和繁荣藏医药事业,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就。希望老人家在保重身体的同时继续著书立说和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张庆黎书记起身道别时紧紧握着强巴赤列老院长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你是我国的国宝“。
  从一九八三年开始强巴赤列教授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至第七届大会的十年中,强巴赤列作为西藏卫生界的代表,光荣地年年参加了全国人大代表大会,与此同时,党和国家主要领导多次亲切接见。强巴赤列说:“在此期间,围绕西藏缺医少药的问题,农牧民医疗费用问题,请求增加国家补贴,实行免费治疗,解决西藏农牧区长期享受临时待遇的西医和藏医共898名医务人员的劳动指标等许多问题,强巴赤列教授提出了自己的建议。而这些提案得以采纳,全靠党中央和区党委的关心,这也是自己没有辜负西藏人民的寄托和希望的表现。每当回忆这些提议时,心里特别高兴”。
  讲课及担任导师
  强巴赤列教授早在八十年代初,在西藏医学院藏医学校,藏医培训班,医院医务人员多次全面系统地藏医历史,理论临床,药理等授课一直不断。尤其是一九九六年强巴赤列教授担任名誉院长后,时间相对宽松,教学目标面向更广泛的基层,增添了教学内容,不光是西藏,还有青海、甘肃、四川、内蒙古想学藏医的学生都可以参加,全部免费授课。强巴赤列主要讲授《藏医诊治学》《藏医配方甘露宝瓶》等诸多藏医教材。授训学生包括来自西藏藏医院的医生,藏医学院的研究生,实习生,农牧区的医生,以及政府部门批准的日本和美国留学生。先后有500与人参加培训。
  一九九一年六月,西藏落实国家三部一局关于全国名中医经验继承抢救师带徒传承制,强巴赤列教授共带了四批徒弟,他们都获得了出师证书,这些成绩都离不开强巴赤列导师的精心栽培。后来,国家教委批准,在西藏藏医学院培养藏医硕士研究点。强巴赤列导师带病为学生更深刻地讲授藏医历史,理论,临床实践,祖传秘方等诸多内容,尤其是严格指导和筛选毕业论文,研究生的毕业论文他几乎都要亲自过目,每看到确有见地论文,他眉批横批,圈圈点点,爱才之心跃然纸上。共四批硕士研究生都获得优秀论文,获得藏医界广泛赞许,成为区内外藏医学院和藏医院的科研领域中学科带头人。强巴赤列的徒弟遍布全国,成为各地医疗机构的中间力量,其中佼佼者更为今天藏医学界的栋梁。强巴赤列当年为传承藏医科研人员所做的努力,如今却已成为扎实,藏医有了自己的学院,有了统一的教材,也有了藏医研究院,有了博学多才的研究人员,藏医药行业更加蓬勃发展。
  国内外学术交流
  强巴赤列教授早在五十年代开始,跟随恩师钦饶罗布全面系统的学术交流,一直不停断,成绩是显然突出。九十年代初,先后多次国内国外讲学,考察,学术交流。一九八九年十月,赴尼泊尔进行十天的讲学和学术交流。强巴赤列说:“尼泊尔民族医学来讲,是一种梵文名称《阿玉白达》的医药典籍在民间受到欢迎。但很少富人到民族医院就诊和信任《阿玉白达》这部优秀的传流医学典籍。尼泊尔民族医学发展状况和我们藏医学的发展状况相比,我们的藏医学不仅有成熟完备,而且每年有发展和进步,在国内外也有一定影响。想起这些觉得很自豪,而且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产生了无限的崇敬和热爱”。
  一九九零年三月,强巴赤列院长和措加次郎教授赴日本进行讲学和学术交流。主要讲学医学历史,尤其是对将藏医《四部医典》翻译成日文所遇到的难处进行解说。他俩在30位学者参加的座谈会上与日本学者进行交流。强巴赤列教授简单介绍了藏医发展史学,特别是藏医医德医风,怀有高度的景仰心。
  一九九二年十月,强巴赤列教授,土登教授,次仁巴珠教授,赴美国进行学术交流和讲学。强巴赤列教授主要讲学内容是从藏医学的角度谈论有关人类健康的课题。美专家提问:“在西藏医疗卫生战线上,藏医学所占的比重和作用,藏医院现有医务人员和藏医学中‘龙’‘赤巴’‘培根’在人体中所具有的功能,三者失衡时对人体造成的问题等。强巴赤列教授做出了详尽的回答。美国医学专家对强巴赤列教授做出的回答感到非常满意。
  一九九八年九月,强巴赤列教授率队,赴台藏医专家学术访问团。应主办单位和广大藏医药爱好者的请求,强巴赤列教授先后共四次学术演讲。同时代表提问强巴赤列教授藏医药对疑难病,多发病,慢性病包括心血管病,糖尿病,癌症,艾滋病等疾病的治疗情况。强巴赤列教授凭着丰富的藏医药知识和临床经验,从容应对,使提问者感到非常满意。强巴赤列教授在台湾同胞中广泛介绍了保护和弘扬祖国优秀医学财富之一的藏医药以及当代藏族传统文化的情况;与台湾医药界建立了友谊,促进了相互的了解和沟通,为今后台湾中医药界和藏医药界的交往和交流开了好头。
  获奖情况
  强巴赤列教授曾经先后多次获得全国医院优秀院长,全国民族团结先进个人,西藏十佳新闻人物,全国“八五科技成果”奖,全国卫生部技进步奖,国务院图书奖,西藏自治区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并获得了国际藏医药论文金奖和金杯奖。
  二零零零年七月,在西藏拉萨顺利召开“国际藏医药学术会议”。会上强巴赤列教授宣读了《四部药典八十副彩色曼唐释难·蓝琉璃之光》摘要,经过交流,赢得了与会专家极高的评价,该文评选为“特别金奖”。强巴赤列还荣获“国际藏医专家”的称号。
  二零零一年八月,在美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和中国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联合在组织和举办的“世界传流医学大会”经专家评审,强巴赤列教授的论文《藏医八十副唐卡的历史及内容简介》获得了“国际医坛千禧名医论文金奖”和“国际医坛千禧名医金奖”。据说,这是藏医在国际传统医学大会上首次获得“金奖”同时西藏自治区科协授予“有突出贡献的西藏科技工作者”称号。
  二零零七年,何梁何利基金十四届评选中,经专家委员会评审,北京大学教授尚永丰,北京同仁医院院长韩德民和西藏自治区藏医院名誉院长强巴赤列等8位医药学界的专家荣获二零零七年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强巴赤列教授是西藏第一位获得此项基金奖的专家,也是第一位在传统医学领域获得的少数民族科技工作者。(次旦久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