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秀文,字壮,壮族,1920年1月出生于广西隆安县雁江乡长安村那料屯一个农民家庭。祖父是当地颇有名望的骨伤科医生,用草药治愈了不少跌打损伤、虫蛇咬伤的病员,深受当地群众的爱戴。班秀文6岁就常跟祖父上山采药、认药,在祖父的熏陶和影响下,他幼小的心灵对医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7岁那年,不幸家庭突变,祖父和父亲患了急性热病,在一个月内相继去世,从此家境贫寒,生活维艰,举家迁往平果县,他也沦为放牛娃。苦难的童年铸就了他坚强的个性和坚韧不拔的性格,他铭记祖父去世时“勤学刻苦,学医济世”的遗训,一边放牛,一边自学。后来,在亲戚朋友的接济和帮组下,他12岁才开始启蒙,进入学校,结束了牧童生涯。在学校里,他刻苦学习,有着强烈的求知欲和毅力,学习成绩名列前茅,享受免交学费的待遇。1937年秋,他以全县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上了广西省立南宁医药研究所(本科)学习,实现了自己的愿望,从此步入了医林。南宁医药研究所是一所公费学校,在大学三年寒窗里,他以“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鞭策自己,勤奋学习,寒暑不辍。他认为要学到真正的本事和知识,除了勤奋和虚心外,没有别的途径可走,靠这种勤奋笃实的治学精神,他把许多中医经典著作通读精读,口诵心记,由浅到深,从博返约,日积月累。除日夜不懈的忘我攻读外,还随时随地虚心向老师、同学请教,深得该校教师刘惠宁、刘六桥的喜爱,常带他到自己的诊所见习,将自己所学传授予他,使他不论是基本理论还是临床实践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40年秋,班秀文毕业分配到桂西山区凌云县平私医务所当所长兼医师。当时国民党统治者不关心人民的疾苦,不重视中医,山区经费奇缺,缺医少药,很多疾病均无法治疗。班秀文同情劳动人民的疾苦,经常游走给各地群众看病,病人付不起钱,他少收或免收药费,为减轻病人负担,他坚持采用针灸和草药给群众防治治病。他不仅治疗一般的常见病、慢性病,也治疗急性传染病,如疟疾、痢疾、回归热等。在草药方面,更是内服外用兼施,收到较好的疗效。如乳腺炎常用芭蕉根捣烂外敷,1~2小时即可见效;食滞泄泻,用番桃叶嫩苗治之,其效神速。在他的努力下,山区群众的健康有了一定得保障,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和爱戴。当年在山区行医时,有感于当地壮族妇女忍辱负重、劳作辛苦、饱受经带之疾折磨,他遂开始注重妇科疾病的研究和诊治,当时救人无数。由于当时国民党当局腐败无能,不重视中医和山区的医疗卫生工作,班老的医术和抱负无法施展,最后班老愤然辞职返乡。回到果德(现平果县)后,他先后在县中学医务室、县卫生院供职,但由于旧社会的黑暗和当局的腐败无能,他的报复始终不能如愿,遂于1946年辞去公职在县城悬壶开业,不久就成为当地一个有名望的医生,25岁时,他被选为果德县中医师公会理事长。班老认为:医为仁术,是救人济世之举,人命至重,为医者要有割股之心,体察民疾,不图名利;要博及医源,精勤不倦,持之以恒,融会贯通,精益求精,才能有所成就,不负众望。他待病人不论贫富贵贱,一视同仁,病情不论轻重,均认真负责,细心调剂,疗效卓著,声名鹊起。
  新中国成立后,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中医药要学习西医”,要使“中医科学化”,1951年3月他被保送到广西省立第六医士学校及中南抗疟人员训练班学习,在那里她认真学习了许多西医的基础理论和知识,为他将来中西医汇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1952年9月,他被分配到广西民族卫生工作队当医生,深入广西的壮乡苗寨,为少数民族群众防病治病。但由于当时工作流动性大,只能携带部分常用中草药,遇到复杂的疾病,在交通闭塞、药品奇缺的山乡,他的针灸和草药特长又一次得到最好的发挥。1953年春,隆林县德娥乡流行回归热,他随所在的广西民族卫生队火速赶到瑶乡,用针灸和草药挽救了几十户濒临死亡的山民的生命。1955年,他调到百色地区人民医院当医师,负责筹办中医科及诊疗工作,为创建中医科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和汗水。因工作出色,1957年他奉命调到广西中医学院的前身——广西省立南宁中医学校从事中医教学和科研工作。
  积数十年的理论学习和临床实践,班秀文先后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了60多篇论文。这些论文内容广泛,博中有专,以妇科为主,旁及内、儿各科。集中反映了班氏妇科学术理论和经验的专著《班秀文妇科医论医案选》、《妇科奇难病论治》、《班秀文学术经验辑要》,已先后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广西科学技术出版社、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出版发行,得到国内行家的赞誉和好评。今年来,在国家《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发展民族传统医药的规定和精神指引下,班氏在努力攀登中医妇科学术的高峰的同时,还以很多的精力和心血,着手自己的民族——壮族医药的发掘工作。1984年6月,他出任广西中医学院壮医研究室主任,直接指导我国第一家壮医门诊部的筹建和工作;1985年9月,招收第一批专攻壮族医药史的硕士研究生,1985年11月,他担任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顾问。
  班秀文治学严谨,一丝不苟,对自己学而不厌,对青年教师和研究生、本科生诲而不倦,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高尚医德和献身祖国医学的坚强决心,激励师生们在中医事业中不断的奋进。他培养的18名中医硕士研究生和3名高级职称的学术继承人均已成为国内外学术界的骨干力量。
  班氏十分重视学术交流和基层中医工作,他兼任《广西中医药》杂志编委会副主任委员和主编,不辞辛劳,多次应邀到广东、安徽、太原、武汉等兄弟院校讲学,还抽空到一些地、县和基层单位检查指导工作,为振兴中医事业、发展中医药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班氏早年曾担任乡、县医务所所长兼医师,县中学校医,先中医师公会理事长。新中国成立以后,曾担任地区人民医院医师、省民族卫生工作队医生。1957年开始担任现广西中医学院的前身——中医专科学校教师,执教至今。先后担任广西中医学院妇儿科、中国医学史、各家学说、《金匮要略》等教研室主任和壮医研究室主任。几十年来,班氏在教学和医疗一线辛勤耕耘,桃李满天下。他先后讲授过诊断学、内科学、《伤寒论》、《金匮要略》、温病学、妇科学、中医基础理论、《内经》、各家学说等十门课程。每讲授一门课程,他都认真备课,注意教学方法,理论和临床案例相结合,深入浅出,深得学生的好评。1978年他晋升为广西中医学院副教授,1982年晋升为教授,1979~1984年任广西中医学院教务处副处长,1989年被授予广西壮族自治区和全国优秀教师光荣称号。1990年被人事部、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确认为首批国际级名老中医专家,1992年享受国务院授予的政府特殊津贴。1991年被聘为澳大利亚自然疗法学院客座教授,被中外名人研究中心编入《中国当代名人录》。
  班老还先后兼任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委员、南宁市城北区人民代表、全国六届人大代表、广西高等教育学会理事、广西医药卫生委员会委员、广西科学技术协会常务委员、广西高校职称评委会委员、广西中西医结合研究会顾问、中国南阳张仲景学说研究会顾问、中华全国中医学会理事及妇科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广西民族医药研究所顾问、广西民族协会副会长、南宁中医学会理事长、《广西中医药》编委会副主任委员及主编、《广西医学》编委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