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沛然,原名裘维龙,男,汉族,1913年1月生,浙江慈溪人。因肺部感染继发心肺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于2010年5月3日5时在上海逝世,享年97岁。上海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专家委员会主任、博士生导师。1979年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第一届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导师之一,首届国医大师。
  裘沛然7岁入私塾,11岁就读于国学专修馆,除诵读经史百家外,还涉猎诗词歌赋,凭借勤奋与刻苦学习,使他在文字、音韵、训诂等方面都打下了一定的功底。1931年时裘沛然来到上海,求学于一代名医丁甘仁先生创办的上海中医学院。在丁师悉心指导下,凭借厚实的古文功底,以及博学强记,用心钻研,基本掌握了中医四诊八纲、临床辨证施治的要领,尤其对中医重要著作《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温热经纬》中的主要内容,都能熟读掌握。
  1958年起裘沛然任教于新中国第一批成立的高等中医药院校——上海中医学院,历任针灸经络、内经、中医基础理论、各家学说等教研室主任与基础部主任。曾任上海市政协第五届委员、第六届常务委员、兼任上海市政协“医卫体委员会”副主任,曾任国家科委中医组成员、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辞海》编委会副主编兼中医学科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传统医学卷编辑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兼职教授,安徽中医学院顾问、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术顾问。
  裘沛然一生锲而不舍,孜孜以求,为中医药事业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他主持创制的针灸经络玻璃人模型与脉象模型,分获国家工业二等奖、三等奖;撰写的《疑难病症中医治法研究》获中华中医药学会论文一等奖;他担任副主编兼中医学科主编的《辞海》获首届国家图书奖荣誉奖,《辞海》彩图本获国家辞书特别奖;《中国医籍大辞典》获国家辞书一等奖、教育部提名国家科学技术奖二等奖;《裘沛然选集》获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著作一等奖。
  从事中医药教育工作半个多世纪,裘沛然曾创造性地制订了中医学“三基”训练科目,受到卫生部表彰。他精心育才,诲人不倦,为中医药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其中许多人已经成为成就卓著的学者和专家,可谓桃李满天下,是现代中医药高等教育的先驱者之一,中国中医药高等教育“南方学派”的杰出代表。
  裘沛然在中医学术上造诣深厚,深谙《灵》《素》仲景之学,吸收历代各家理论精髓,开创新的理论空间。他倡导“伤寒温病一体论”,建立“经络学说是祖国医学的机体联系学说”,提出“法无常法、常法非法”的精辟论点,总结“疑难病症治疗八法”,阐扬“中医特色,时代气息”中医学发展的八字方针,并对“中医可持续发展”战略发表独到见解。
  裘沛然具有深厚的诗、文、史、哲造诣,对儒家思想有着透彻的理解和精辟的阐发,强调治国必先培才,培才必先育心。他时刻关注社会的发展,始终保持与时俱进的精神状态,积聚数十年心血,历经八年精心准备,在年高德劭之际撰成《人学散墨》一书,对社会精神道德和价值观的建设建言献策,其文立意深邃,多具启示作用,更有警世意义,展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感,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
  裘沛然学识广博,治学严谨,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为世人所敬仰。他以大医情怀,心系汶川地震灾区,以95岁高龄身体力行、率先垂范,亲自组织专家义诊募捐善款达48万余元;他情系家乡父老,耄耋之年为家乡图书馆捐书十万余卷;他时刻关注大学教育和人才培养,向复旦、交大等高校学子赠送《人学散墨》逾两万册;他始终关心中医药事业和学校各项事业的发展,提出许多深思熟虑、高瞻远瞩的真知灼见。他晚年担任学校专家委员会主任,不顾年老体衰,对工作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即使在病中,还依然眷顾着学校的发展大计。2009年裘沛然以其在社会的巨大影响力,赢得上海市55万市民参与投票的“光荣与力量”——《走近他们》上海十大年度人物。
  裘沛然之所以受世人爱戴,不仅因为他的学识广博,更在于他的人格魅力。先生仙风道骨,躬耕杏林70余载,心如明镜而不为物染,身似瘦竹而风骨健朗,他以瘦弱的身躯将全部的生命热能,都奉献给了祖国中医药事业!在他身上,体现了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甘于清贫、淡薄名利的人格特质,反映了一代中医巨子至精至诚、至仁至善的大家风范,是“德艺双馨、积仁洁行”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