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正华教授1920年出生,孟河医派第四代传人,是人事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确定的第一批名老中医之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第一、二、三批名老中医经验继承导师,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理事,北京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药研究所名誉所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曾任国务院学位评定委员会医学药学组成员、国家教委科技委员会医药组成员、中国药典委员会委员、全国药品评审委员会委员、卫生部医学科学委员会委员等职。是我国中药学学科的主要创建人之一,为我国中医药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颜正华教授治学严谨,勤奋钻研,推崇理论实践紧密结合,中医西医相互学习。主持编写了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第一版《中药学》教材,是我国中药学学科的主要创始人和奠基人。1990年被批准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在六十余年的从医执教中,颜老一向严谨治学,勤奋钻研,虚怀若谷,孜孜不倦。推崇理论实践紧密结合,中医西医相互学习。既注重临床实践又注重教书育人,既注重传统理论又注重现代研究,是学院派与师承派相结合的典范,是把中药药性理论运用到中医临床的完美范例。于90岁高龄时,仍坚持门诊,笔耕不辍,毫不保留地将自己的宝贵经验奉献给社会,服务于人类的健康事业。颜老具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毫无保留的传授独到的学术经验,积极培养学术继承人。迄今已经带教徒弟(学术继承人)5人(国家级4人,北京市级1人),培养硕士研究生12人、博士研究生10人,组建了老中青结合、学历结构合理的临床中药学学术梯队。学生和徒弟累计发表继承颜正华主任医师学术经验的论文30余篇。
  一.严谨治学
  (一)打好基础,广深并重
  学好中医药基础知识,是从事中医药工作的起码要求,要想打好基础,就必须广博与深化并重。所谓广博,就是广泛全面地学习基础理论和基础知识。所谓深化就是,就是在广泛学习基础理论和基础知识的基础上,在某个方面或者针对某个专题,进行深入研究。广博是基础,是深化的条件,只有知识广博,才能由博返约,不断深化。深化是发展,是广博的动力,只有不断深化,才能促进学习新知识,使知识面不断扩大。
  (二)理论实践,紧密结合
  中医药理论源于临床实践,又指导临床实践,而临床实践又检验了中医药理论,使其进一步深化完善。所以钻研理论和反复实践是治学的两个方面,二者缺一不可。针对教学工作容易偏重理论的实际情况,颜老始终认为,中医中药本为一体,实践理论不能分离,教中药学的不能丢弃中医临床,丢掉临床实践就失去了根本,也讲不好药物的性效及临床应用。
  (三)勤于动手,积累资料
  做学问就得积累资料,掌握学科动向,古往今来概莫能外。一个人的记忆力是有限的,即使是聪明度较高的人,看到听到的难免不忘,只有用手抄下来的资料,才能较长时间的保存。所以,颜老最推崇用手抄法积累资料。平日要多进图书馆,多看书,多上网,多收集些资料。把看到的或听到的资料扼要地抄录成卡片,分门别类加以保存,并详注作者、文题、出处、以便查阅。积累资料要古今并举,不能厚此薄彼,特别是新近的资料更要收集。因为中医药现代研究发展迅速,不收集新资料,掌握学科发展的新动向,就做不好各项工作。当然,收集资料不能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要根据自己的研究方向或工作需要有所侧重。
  (四)分析文献,去粗取精
  中医药学历史悠久,虽文献资料浩如烟海,但因历史条件所限,不免精华与糟粕混杂,颜老认为必须认真分析,批判继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属精华的,要继承发扬;属糟粕的,要扬弃纠正。绝不能人云亦云,兼收并蓄。有些问题,一时难下结论,可存疑待考。
  (五)博采众长,刻意求新
  在中医药发展的历史长河中,由于受历史条件和认识水平的限制,形成了各种不同的学术流派。每个学术流派及各派中的每一个名家,都有自己独特的学术观点和临床经验。颜老认为,这些各具特点的学术观点和临床经验,既是人类对自身生理机能和病理变化不断认识的概括,又是人类防病疗疾经验的总结;既是前人的智慧结晶,又是对中医药学的丰富和发展。认真阅读他们的学术著作,研究其学术思想和独特的临床经验,吸取各家之长,既是不断完善自己的学术思想,提高业务水平的捷径;又是搞好中医药研究的前提与着书立说的基础。颜老反对门户之见,从不鄙弃别家。在数十年的中医药研究工作中,始终恪守博采众长之原则,除认真研读中医药经典著作外,还十分重视研究历代名家的医药著作,特别是本草著作,颜老读得更为广泛。
  在继承前人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的同时,颜老又注重研究吸收现代医药知识,尤其重视应用现代科学方法和手段,对传统中医药学进行整理、研究、提高,并在此基础上提出自己的新见解。
  二.勤求医理
  在60余年的岐黄生涯中,颜老始终将研习医理放在首位,并与临床实践紧密结合,不断深化提高。
  (一) 强调四诊,详察合参
  颜老十分注重研习四诊,将研习四诊放在学医的重要地位,力求做到时常温习,熟练掌握,融会贯通,运用自如。颜老认为要想熟练掌握四诊,就必须做到读经、实践两点。所谓读经,即认真研读有关四诊的医籍文献,不断加深对四诊各法的熟悉和其对诊断疾病意义的理解。同时还要选读历代名医的医案医话,从中学习他们诊断疾病的独特经验及如何进行四诊合参。所谓实践,即多临床实践,通过临床实践进一步加强四诊基本技能的训练。颜老在临证诊察疾病从不草率,始终恪守详察细问、四诊合参的原则。
  (二)辨证辨病,有机结合
  中医辨证论治与辨病施治历史久远。辨证论治是辩证法思想在辨治疾病过程中的具体体现,具有普遍性和动变性。而辨病施治,则是前人实践经验在辨治疾病中的具体应用,具有专一性和稳定性。病和证虽含义不同,但就具体疾患说,二者又密不可分,只有将二者有机结合,合理运用,才能认清证、病,进行正确的治疗。
  当前,我国医学已经进入了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并存的时代。三种医学相互影响,相互渗透,辨证论治与辨病施治的理论又有了新的发展。辨证已由以宏观为主体,发展为宏观、微观并重。辨病已由单纯辨中医之病,发展到辨中医之病与西医之病并用。
  (三)善抓主证,照顾兼证
  在治疗复杂多变的疾病时,不能面面俱到。要善于突出重点,抓住主证,抓住疾病的主要矛盾,不为兼证所迷惑。只有这样才能准确了解疾病的病因、病机、病位、病性,掌握疾病的阴阳表里、寒热虚实,才能制定出符合实际的治疗方法。而在立法组方时,又不应忽视那些似乎与主证联系不够密切的兼证。有些病情复杂的患者,其主治证与兼治证是在不断变化着的,颜老即注意在动态中辨识主证,不死守格律而束缚自己的手脚。
  (四)调护脾胃,贯穿始终
  脾胃为生化之源,后天之本。颜老临证时非常注重调护脾胃,将调护脾胃的思想贯穿于诊治疾病的始终。诊察疾病必问脾胃,辨证立法不忘脾胃,遣药组方想着脾胃。
  三、精研药学
  (一)开阔思路,高屋建瓴
  在近五十年的中药教学与研究中,颜老对如何研究好中药学,促进中药学学科发展,有一些体会,具体是:
  1.多种学科合作研究中药学。中药学古称本草学,从汉代《神农本草经》问世形成一个学科以来,经过二千余年的发展,现已形成一个内容十分丰富的大学科。这个大学科除主含临床中药学外,还涉及中医基础与临床各学科、植物学、动物学、矿物学、化学、生物学等。鉴此,颜老认为要放开眼界,多学科联合研究中药。只有这样才能将中药研究不断推向深入,提高到新水平。
  2.宏观与微观相结合研究中药。自古以来,人们研究中药的性能,基本是用宏观的手法。随着科学的发展,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宏观与微观相结合,应用现代科学技术研究中药。这是一条成功的经验,是继续深入研究中药的必由之路。
  3. 单味药研究与复方研究并重,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并进,药性理论研究与药物效用研究兼顾,文献研究与实验研究兼施,这些均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二)突出药效,系统研究
  中药中绝大多数源于植、动、矿物等天然物品,之所以称其为药,就是因为它们分别对人体有某种特殊的效用,这就是药效。研究中药必须紧紧抓住这一点,突出药效,开展研究,离开了这一点,研究就失去了灵魂和方向。鉴此,颜老主张围绕着药效,对临床中药学进行系统全面、深入细致的研究。在药性理论方面,不但要深入研究中医如何用气、味、升降浮沉、归经、有毒无毒、补泄、刚柔等学说概括解释药物的效能,而且要全面深入研究中药的产地、采集、贮存、炮制、配伍、宜忌、用法、用量及人体体质等对药物性能的影响。在常用单味药方面,除全面深入研究各药的性味功能、临床应用、用法用量、使用宜忌、药用历史及不同时期对其性效的不同认识等外,还要时时注意借鉴药用植物学、中药鉴定学、品种考证学、中药炮制学、中药药理学及中药化学等对各药的研究成果,了解单味中药的品种来源、成分、实验和临床药理等。只有这样,才能做好中药的研究工作。
  (三)知药善用,灵活有验
  颜老认为,单单做到谙熟药性理论与数百味常用中药的性能主治、使用宜忌,以及其在不同外界条件和配伍应用时的性效变化等还是不够的,还应在具体应用时做到以下五点:
  1.全面考虑,巧用多效药:在数百味常用中药中,单功能者甚少,多功能者占绝大多数。颜老十分重视合理应用多效能药物,注意从多种角度全面考虑,避免专其一点不及其余。
  2.扶正祛邪,善用平和药:在常用中药中,药力平和与较强者占多数,颜老十分喜用,每于平和之中取效,祛邪而不伤或少伤正气,充分调动人体内在的抗病因素。
  3.扬长避短,慎用毒烈药:在常用中药中,有一部分毒烈之品,其性能特点突出,药力峻猛,效速害大,掌握不易。对这类药,颜老总结出一套应用方法。首先,主张慎用。其次,主张严格炮制,以缓其毒。其三,主张遵从古法,从小剂量开始投用,不效逐加,致效即止。其四,主张间隔使用,穿插扶正。
  4.重视炮制,巧用生制品:颜老十分重视炮制,力求做到合理运用各种中药的生制品,在处方时注明所用饮片的规格,从不草率马虎。
  5.澄清混乱,分用同名药:由于历史的原因,中药中有的药同名异物,有的虽为同科同属,但不同种;有的却来源于两个完全不同的科或不同的属,所含成分与具有的性能相差很大。颜老根据新的研究(包括实验和临床研究)结果,重新认识,并厘正应用。
  (四)深研配伍,活用对药
  颜老认为,历代名医通过临床实践所发现的许多配伍合理、疗效确切的对药,是中医临床用药经验的重要内容,应当认真研究与继承,并灵活应用。
  (五)不拘成方,按证调配
  中医用复方治病历史悠久,颜老从不为成方所局限,常根据患者的具体病情,针对主证确立治疗大法,再参以不同的兼证等,合理组方遣药。有时根据治疗需要自拟处方;即便选用成方,也常因方中药物与病情不完全相符,而只取其中几味主药,再据情酌配他药,决不原方照搬;治疗复杂病症,常根据治疗需要,将数个成方融为一体。